/ taohigo.com / 0浏览

揭秘中國第一監獄:秦城監獄

秦城監獄,因關押中國最高級別的犯人而被稱為“中國第一監獄”;它因“硬件和軟件”都與其他監獄不同,而被外界稱為“最神秘的監獄”。

它改造教育過國民黨戰犯,被林彪和“四人幫”利用迫害過革命幹部,又審訊收押過林彪和“四人幫”兩個反革命集團主犯……高墻裡的那些人和事都充滿瞭傳奇。

如今,秦城監獄又因成為一些貪腐高官的“最後歸宿”而吸引著公眾的註意力。

唯一不隸屬司法部的監獄

關過國民黨戰犯,也關過“右派”

秦城監獄位於北京市昌平區興壽鎮秦城村的秦城監獄隸屬於公安部,而不是司法部。按照公、檢、法、司的分權規定,監獄應該隸屬司法部,因此,秦城監獄是惟一一座不隸屬司法部的監獄。

建立於1958年的秦城監獄,是20世紀50年代蘇聯在同中國處於“蜜月”關系時,援助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與國防建設的產物。當時,蘇聯與中國訂立的援助項目共有157個,其中之一便有秦城監獄,但因秦城監獄屬秘密工程,對外不便公開,所以外人一般隻知道官方公開的156個。

秦城監獄有四幢帶審訊室的樓房,排號為甲、乙、丙、丁。樓房一律三層,磚結構,坡頂。1967年,秦城監獄仿照蘇聯工程師的設計,加蓋瞭六幢監舍。排號順延為戊、己、庚、辛、壬、癸。與五十年代所蓋的四幢加在一起,正好湊足“十天幹”。

按照關押對象的不同,秦城監獄50多年的歷史可以分成四個階段:第一階段,上世紀50、60年代,關押的主要對象是滿清要員、日本戰俘和國民黨戰犯,軍銜至少在少將以上;第二階段,“文革”時期,關押的主要對象是高級右派和所謂的“反革命頭目”;第三階段,上世紀70、80年代,關押的主要對象是林彪和“四人幫”兩個集團的成員;第四階段,上世紀90年代以來,關押的主要對象是省部級腐敗官員。

一般的犯罪人一般情況是就近執行,即在哪裡判決的,就在哪裡執行。而對判處死緩、無期徒刑、有期徒刑的省部級腐敗官員,不論在哪裡判決的,都要集中到秦城監獄去執行刑罰。

除瞭“老虎”,如今還會關誰

還要關外籍犯、國際間諜等

誰是改革開放後第一位被送進秦城監獄的貪腐高官,外界無從考證。但統計資料顯示,近10年來被查處的副省(部)級以上高官超過100人。他們當中,絕大部分人被關押在秦城監獄,或在此服過刑。如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原國土資源部部長田鳳山,原雲南省委副書記、省長李嘉廷,原貴州省委書記劉方仁,原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原國傢統計局局長邱曉華,原建行董事長張恩照,原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等等。

除瞭貪官,近些年秦城監獄還關進一些其他的“特殊”罪犯,如危害國傢安全罪犯、外籍犯、知密犯、國際間諜等。社會上曾廣泛流傳:一些犯法的文藝界知名人物也進過秦城監獄,如央視前文藝部主任趙安、知名詞作傢張俊以和著名演員劉曉慶等人。但據調查,這些人實際上並沒有進過秦城監獄。

2002年,北京市公安局的看守所因監舍改造,將一批重要犯罪嫌疑人轉往秦城監獄下屬的第一看守所內,其中就包括當時因涉嫌偷稅漏稅在押的劉曉慶。張俊以等人在出獄後還聲稱“在監獄放風時曾見過劉曉慶”,這說明他也不是被關在秦城監獄。至於劉曉慶後來自己說“在秦城監獄如何如何”,一位專傢說:“那不過是借秦城監獄之名抬高身價罷瞭,秦城監獄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

內部設施有何特殊之處

馬桶上有窺孔,所有設施都防自殺

秦城監獄的犯人按“級別”不同,有單獨和集體囚禁兩種,“級別”劃分一般是根據犯人在入獄前的官職,或案的程度而定。

這裡的每間監室有20平方米,內有單獨的洗手間,還有坐式馬桶和腳踏式沖水。重犯囚室內的墻壁是特制的,可嚴防囚犯撞墻自殺。房內的常置設施隻有一張距地面一尺左右的矮床。需要寫“交待材料”時,才會由管理人員送進一張小學生式的單人課桌供使用。但也許是出於安全的考慮,凳子是永遠沒有的,床鋪就是犯人平日坐的地方。室內所有永久性設施都被去掉瞭棱角,被打成圓形。

特殊囚犯的生活待遇,會比在普通監獄優越。據近年走進或接觸過秦城監獄的有關人士描述,秦城監獄關押高官的牢房除瞭面積較大,有的還配有寫字臺、衛生間、坐式馬桶和洗衣機。一些在押官員除瞭“可看書讀報”,每天還有一段時間可看電視,一般集中在晚上7點到9點。某些身體欠佳的特殊囚犯,飲食可一日四餐,用餐標準和費用由國傢規定和支付,傢屬亦可私下打理。如衣服、日用品等基本生活用品可由傢人提供。監獄雖有統一囚服,但這裡的囚犯一般可不用穿。

秦城監獄對犯人放風的時間也有嚴格規定。高級犯人每周都有1—6次單獨放風的機會,每次20—60分鐘。牢房外的平地上,有一個個用高墻隔成的方格。放風時,一名犯人在一個方格裡活動,而看守則站在高處進行監視。

曾經或現在的“主人”

“文革殘渣”

“四人幫”

(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王力、關鋒、戚本禹、吳法憲等

國民黨戰犯

沈醉、王陵基、曾擴情、徐遠舉、廖宗澤、王靖宇、孔慶桂等

蒙冤入獄者

劉少奇夫人王光美,原北京市副市長、秦城監獄工程負責人馮基平等

貪腐高官

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克傑、原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原中移動黨組書記張春江、公安部原副部長李紀周、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貴州原省委書記劉方仁、國土資源部原部長田鳳山、國傢統計局原局長邱曉華、建行原董事長張恩照、北京原副市長劉志華、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等。

秦城監獄人和事

過去改造高級戰犯?現在關押貪腐高官

秦城監獄,因關押中國最高級別的犯人而被稱為“中國第一監獄”;

它因“硬件和軟件”都與其他監獄不同,而被外界稱為“最神秘的監獄”;

1975年3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宣佈特赦釋放全部在押的戰犯。圖為特赦釋放大會現場。

它改造教育過國民黨戰犯,被林彪和“四人幫”利用迫害過革命幹部,又審訊收押過林彪和“四人幫”兩個反革命集團主犯……高墻裡的那些人和事都充滿瞭傳奇;

如今,秦城監獄又因成為一些貪腐高官的“最後歸宿”而吸引著公眾的註意力。

環球人物雜志記者探訪秦城監獄,解密高墻內50年的風雲變幻。

探訪“中國第一監獄”

11月11日上午,一場大雪之後,環球人物雜志記者驅車來到北京市昌平區,探訪位於小湯山鎮附近的秦城監獄。

經熱心人指點,記者的車沿著一條舊公路一直開到燕山腳下。路的盡頭,出現一座高大的暗紅色牌坊式大門,四周是高約5米的灰色圍墻,墻頂上裝有探頭。大門上沒有招牌,但有一名戴著潔白口罩的武警站崗。當地村民告訴我們,這裡就是秦城監獄。

監獄門禁森嚴,有三道“崗”—最外面是幾個鐵路障,再往裡有一道電動不銹鋼伸縮門,然後才是大門。大門是兩扇緊閉的鐵柵欄門,足有3米高,旁邊還有側門。大門裡面不遠處,有一排房屋,擋住瞭外人的視線。

執勤的武警不讓外人在門前逗留,記者隻得沿著監獄外的一條路往東走去。馬路對面有兩個居民村:右邊是秦城村,左邊是象房村。

在象房村村委會,60多歲的村主任王占仁饒有興致地向記者介紹瞭秦城監獄和他們村的一些情況。

秦城村和象房村在1960年之前是一個村,叫秦城象房村。王占仁曾聽老人們說,他們這裡原來是一座兵營,四面修有高高的城墻。這座兵營或許是秦朝時留下來的,所以叫秦城。兵營廢瞭之後,百姓住瞭進來,並在這裡養過大象,於是就叫秦城象房村。如今的秦城監獄也因此而得名。村後的大片土地,一直是隸屬於公安部的勞改農場。

此前,記者從有關方面獲悉,秦城監獄是我國目前唯一一座隸屬於公安部管轄的監獄。監獄建於1958年,是蘇聯援建的。上世紀50年代,中蘇訂立的援助項目共有157個,其中之一便是秦城監獄。但因秦城監獄屬保密工程,對外不公開,所以外人一般並不知道。

秦城監獄由蘇聯專傢設計。最初,監獄共建有4幢白色樓房,排號為甲、乙、丙、丁,都帶有審訊室。樓房一律三層,磚墻,坡頂。每幢樓房單獨成一個院落,樓前有一大片空地,是供犯人放風用的。“文革”期間,高級“囚犯”陡然增多。1967年,秦城監獄又增加瞭6棟樓房和6個院子。6座新監舍的排號順序為戊、己、庚、辛、壬、癸。

按照關押對象的不同,秦城監獄50多年的歷史可以分成四個階段:第一階段,上世紀50、60年代,關押的主要對象是滿清要員、日本戰俘和國民黨戰犯,軍銜至少在少將以上;第二階段,“文革”時期,關押的主要對象是高級右派和所謂的“反革命頭目”;第三階段,上世紀70、80年代,關押的主要對象是林彪和“四人幫”兩個集團的成員;第四階段,上世紀90年代以來,關押的主要對象是省部級腐敗官員。

《鳳凰周刊》等媒體報道陳希同(左)和陳良宇等人的獄中生活。

村主任王占仁告訴環球人物雜志記者,他的父親也曾當過多年的村長,他們和秦城監獄的交往一直沒有斷過,見證瞭監獄50多年的發展史。但50多年來,王占仁隻進過一次秦城監獄。那是上世紀80年代後期,秦城監獄的一位副監獄長找到他,請他幫忙給監獄打幾套辦公傢具。送傢具的時候,經過特批,他才得以進去。他說,那時候秦城監獄有三道門(後來在外面又加瞭一道,現在有四道),他進瞭第二道門,那是監獄管理人員的辦公區,再往裡就是犯人所在的監區瞭。遵照監獄方的要求,王占仁不敢亂看,也不敢多問。他隻記得進出都查得很嚴,不準隨身帶任何東西。他在裡面待的時間不長,安頓好傢具後就出來瞭,但總感覺背後有眼睛一直在盯著他。

外人雖進不瞭監獄,但有機會見到秦城監獄裡的犯人。一個機會就是當犯人們到農場勞動時。秦城監獄的旁邊,是大片勞改農場。服刑人員在軍人押解下到農場裡勞動,村民們可以遠遠地看到他們,但不許打招呼。另一個機會就是當服刑人員刑滿獲釋時。在監獄的大門口,有時可以看到一些車和人聚集在那裡接出獄的人。大多數刑滿釋放人員比較低調,通常選擇悄悄地離開。

王占仁說,雖然秦城監獄近在咫尺,但對他和村民們來說,“高墻裡的那些人和事仍然是很神秘的”。

貪腐高官的服刑地

《環球人物》雜志特約記者 章功

關押和改造貪腐高官,成為新時期秦城監獄的主要職責。

在我國,對普通犯人執行刑罰,無論其被判處有期徒刑、無期徒刑,還是死緩,一般是就近執行,即在哪裡判決,就在哪裡執行。而對於省部級貪腐官員(含副省部級),不論他(她)在哪裡被判決,大多會被集中到秦城監獄來服刑。

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秦城監獄

誰是改革開放後第一位被送進秦城監獄的貪腐高官,外界無從考證。但統計資料顯示,近10年來被查處的副省(部)級以上高官超過100人。其中,除8人被執行死刑外,被判死緩的占11%,無期徒刑者占8%,有期徒刑10年以上者占21%,有期徒刑10年及10年以下者占15%。他們當中,絕大部分人被關押在秦城監獄,或在此服過刑。如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原國土資源部部長田鳳山,原雲南省委副書記、省長李嘉廷,原貴州省委書記劉方仁,原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原國傢統計局局長邱曉華,原建行董事長張恩照,原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等等。

在秦城監獄,特殊囚犯的生活待遇,會比在普通監獄優越。

據近年走進或接觸過秦城監獄的有關人士描述,秦城監獄關押高官的牢房除瞭面積較大,有的還配有寫字臺、衛生間、坐式馬桶和洗衣機。據《鳳凰周刊》披露,一些在押官員除瞭“可看書讀報”,每天還有一段時間可看電視,一般集中在晚上7點到9點。某些身體欠佳的特殊囚犯,飲食可一日四餐,用餐標準和費用由國傢規定和支付,傢屬亦可私下打理。如衣服、日用品等基本生活用品可由傢人提供。監獄雖有統一囚服,但這裡的囚犯一般可不用穿。

除瞭貪官,近些年秦城監獄還關進一些其他的“特殊”罪犯,如危害國傢安全罪犯、外籍犯、知密犯、國際間諜等。社會上曾廣泛流傳:一些犯法的文藝界知名人物也進過秦城監獄,如央視前文藝部主任趙安、知名詞作傢張俊以和著名演員劉曉慶等人。但據環球人物雜志記者調查,這些人實際上並沒有進過秦城監獄。

2002年,北京市公安局的看守所因監舍改造,將一批重要犯罪嫌疑人轉往秦城監獄下屬的第一看守所內,其中就包括當時因涉嫌偷稅漏稅在押的劉曉慶。張俊以等人,在出獄後還聲稱“在監獄放風時曾見過劉曉慶”,這說明他也不是被關在秦城監獄。至於劉曉慶後來自己說“在秦城監獄如何如何”,一位專傢說:“那不過是借秦城監獄之名抬高身價罷瞭,秦城監獄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

陳希同獄裡獄外忙治病

陳良宇過著有規律的生活

在秦城監獄裡,目前還關押著一個與陳希同同樣級別的人。他就是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

2007年7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瞭中紀委《關於陳良宇嚴重問題的審查報告》,決定給予陳良宇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對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陳良宇當日被正式逮捕,後關押進秦城監獄。

2008年4月11日,陳良宇被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兩項罪名,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8年,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30萬元。與陳希同等高官不同,陳良宇一審判決後沒有上訴。

陳良宇在秦城監獄的編號為“0702”,07即年份,02即當年移交至秦城監獄的重要嫌犯編號。對於高官等重要罪犯,秦城監獄實際上承擔瞭看守所和監獄的雙重職能。

今年6月份,一些香港媒體報道稱,“陳良宇在獄中享用近200平方米的大套房,每日餐費達200元”等。一時間,關於秦城監獄在押高官待遇問題的新聞成為社會關註的焦點。之後,鳳凰衛視《有報天天讀》欄目對此事做瞭專門報道。主持人楊錦麟引述內地媒體的報道說,其實,陳良宇是被關押在一個接近20平方米的套間裡。這是秦城監獄重要犯人的單間監室,內有單獨的洗手間、坐式馬桶等。牢門是鐵皮包著的木門,門上方及廁所都有“窺孔”,供哨兵24小時監視之用。

陳良宇的房內設施隻有一張距地面約一尺高的矮床,需要寫材料時,看守會送進一張小學生用的單人課桌供臨時使用。沒有凳子,床鋪就是他平日坐的地方。墻壁也經過特殊處理,以防止其自殺。

值得一提的是,像陳良宇這樣的重要犯人,所住的監室基本都在第一層,室內所有永久性設施都被去掉棱角,打磨成圓形。

陳良宇的監室設有三道崗哨,有一個獨立分隊負責貼身看守他。除瞭沒有自由,他可以看報紙,看內容受限的電視,還可讀書、寫材料。

服刑期間,陳良宇可以不著囚服。他多數時間還是穿西裝,但不打領帶。他平時可在有規律的生活中打發時間。比如,在每天9點到10點的單獨放風時間,陳良宇一般會從監室門口開始打太極拳,打到放風地的門口再回去,或者散步。但他到哪兒,兩名看守就跟到哪兒。

另據《鳳凰周刊》報道稱,“服刑後,陳良宇曾提出用個人的資金改善夥食,並開列所需食品,如紅酒、桃仁等,但遭到拒絕。”據陳良宇的辯護律師高子程透露,他曾於今年上半年隨其傢屬探視過陳良宇。他說,63歲的陳良宇現在兩鬢斑白,但精神狀態比被“雙規”時要好很多。

神秘的“反腐教育基地”

與秦城監獄內單調乏味的生活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高墻外的世界依然豐富多彩且處處充滿誘惑。

那些身處高位、擁有權力的官員,因為沒能夠抵擋住某些誘惑,陸續走進秦城監獄。

也許正是基於這一點,如今的秦城監獄,已成一處極具現實意義的反腐倡廉教育基地。一些中央部委機關和地方公檢法機關的人員,常常到秦城監獄來參加反腐倡廉教育等活動。

2005年9月,國傢審計署曾組織署機關50多名司局級幹部參觀秦城監獄。在參觀過程中,秦城監獄的負責人介紹瞭監獄的發展歷史和基本情況,以及經濟犯罪的主要類型,還重點分析瞭一些在押官員走向墮落和犯罪的主客觀原因及其認罪情況。據參加此次活動的一些幹部事後回憶:“身處秦城監獄的高墻內,面對那些曾經和自己同為國傢幹部的高官們,真的很受觸動。”審計署的網站還專門為這次活動做瞭總結,認為“參觀秦城監獄是加強機關廉政建設的重要活動,是一次生動現實的人生觀、世界觀、權力觀教育,對增強領導幹部的廉政意識,促進廉潔從審,嚴格執行審計紀律‘八不準’都有積極的意義”。

今年國慶節前夕,湖北省曾專門組織公安監管系統的民警,到秦城監獄進行培訓學習。一位自稱“警察老宋”的參與者,在自己的博客裡詳細地記錄瞭這次培訓學習的經過。環球人物雜志記者曾與這位警察取得聯系,他說除瞭受到深刻教育,還對秦城監獄的“神秘”留下瞭深刻印象。

“老宋”他們70多個人,在秦城監獄招待所住瞭10多天的時間,其間得到瞭一次參觀“秦城要犯監區”的機會。他在博客中寫道:“組織的人在我們還沒進去的時候就告誡:堅決不準拍照。其實我們都沒有帶照相機。走進監區是排著隊進的。我們沒有進去的時候,大門口隻有一個武警值班,我們來瞭,就增加瞭兩個武警崗。(這個)重犯監區就是兩棟四層樓的監房,高高的窗戶隻看得到裡面的燈,一盞燈下就是一個曾經的省部級以上高官。我們圍著這兩棟樓走瞭一圈,便算參觀完畢,裡面的結構,怎麼管理的、有什麼設施等,一概不得而知,可能人傢也不打算讓外人知道吧。”

盡管如此,“老宋”回到住處後,還專門寫瞭一首詩,記下自己的觀後感:“濃雲冷霧鐵門寒,人靜孤燈夕照殘。休道曾經龍滾水,西風吹盡莫憑欄。”

《泰坦尼克號》7位主演現狀,個個風流,有人玩到70歲依舊單身
《泰坦尼克號》7位主演現狀,個個風流,有人玩到70歲依舊單身
清漆有毒嗎
清漆有毒嗎
做全口種植牙需要多少錢?全口種植牙需要種多少顆牙?
做全口種植牙需要多少錢?全口種植牙需要種多少顆牙?
什麼是刻板印象?
面部吸脂哪傢醫院做的比較好?
面部吸脂哪傢醫院做的比較好?
RoSH和RoHS的區別在哪裡

0

  1. This post has no comment ye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