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ohigo.com / 0浏览

全網首篇!最詳細《咒》逐幀解析來啦!

​字數:20657↑ 閱讀時長:51min+ 閱讀難度:★★★

相信很多人都看過咒瞭,我個人認為非常精彩,它其實是一部細思極恐效果賊好,立意也很棒,恐怖程度目前在國產裡排名No.1.2.3,最重要的是:這是一部將人性陰暗面刻畫的最“現實”的一部電影。

但可能有些人還沒看過,那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友情提示一下:未滿15歲不得觀看;膽子小、密恐蟲恐者勿看,還有就是在信仰上…存在`困惑`的…建議不看。

(enm這個“困惑”我不知道要咋描述。要麼跟個人生活環境有關,太相信鬼鬼神神;或者自以為不迷信,實則不確信,而又不瞭解的人…尤其是第二類,都有可能看完之後對電影產生極深的厭惡感。)

反正不重要啦,電影本身確實是人畜無害,可以放心觀看。如果還是不放心,那你在看的過程中請不要“參與”。(但導演都親口承認瞭那個是完全虛構的,所以真的真的是沒問題的哈~)

下面我假設大傢都看過並對電影有一定的思考瞭,那我們直接來講劇情。我會順一遍電影的所有細節,最後談談我的電影感悟。

大傢對劇情的印象是什麼?是不是一部劇情非常簡單:母親為瞭救女兒拍攝視頻,讓看到視頻的人一起祝福(但其實是讓大傢分擔詛咒),最後母親為瞭救女兒選擇瞭犧牲自己,全片完——講母愛的電影。

並不然,完整的劇情是:

首先,母親並不愛女兒。她從一開始就想獻祭掉自己的女兒,自始至終母親其實啥都知道。母親拍攝視頻的初衷並不是為瞭女兒讓大傢一起中咒分擔,也不是為瞭自己拿女兒當魚餌引誘大傢上鉤,然後為瞭保自己。而是:真的隻是單純的為瞭“記錄生活”。(是的,先別急)

後來在朵朵生日那天,事情開始變得復雜不可控,在精神醫生的開導下,在崩潰邊緣的若男終於完成蛻變。這才來到所謂的影片開頭,決定欺騙大傢一起念“火佛修一”,隻為分擔詛咒,至少讓女兒不那麼痛苦。

後來若男間接通過“不小心”保留下來的錄像害死瞭很多人:“爸爸”、心理醫生、道長夫婦…最後母親還被眾神拋棄。

直到影片快結束,我們看到:母親坦白不知道自己會真的愛上她(朵朵),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真的有瞭感情,並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好媽媽。於是犧牲自己隻為保護女兒嗎?錯。

母親在醫院割下瞭符咒女孩的另一隻耳朵,並在犧牲自己的之前把貢品歸位,把鏡子打碎(這些含義後面會說)。母親掀開佈的同時,相機鏡頭正對準臉的中心,巴不得伸進去的那種,就是為瞭看到這個錄像的人全都中咒,所以你就算之前沒跟著她念火佛修一,“理論上”也是逃不掉的。而隻有女主自己倒是蒙著眼睛,說明她本意不想死!所以她並不是要犧牲自己救女兒,而是寧可犧牲自己也要拉大傢下水,隻為有一丟丟可能性讓她女兒不那麼痛苦。

可母親蒙眼,最後還是死瞭…你們可以猜猜為啥。

是不是有點難以置信,小編你怎麼可以亂編劇情呢?我們看的是同一部電影嗎。其實我也是同樣的感受哇!寫到一半發現不對,回來重寫的感覺說出來都是“漯”啊…

所以你可以想一下這部電影有多黑暗,《靈媒》裡諾伊黑化時的狀態,在這部電影裡,相當於若男最後洗白時的狀態…晦氣歸晦氣,藝術效果笑笑就完瞭。就像變魔術一樣,明知道都是騙人的,認真你就輸瞭。

因為就連本片的主旨都不是你以為的“母愛”,而應該是“意識對事物的影響”。這才是核心所在。【這些我都會說,先別急】

影片開始,放瞭很多小孩子的美好畫面,讓我們首先知道這部電影中“孩子”將起到很大效果。並通過“黑白濾鏡”的陰暗與“祝福”和“美好”的實質產生鮮明對比。並通過臺詞,將’祝福有用’的信息施加暗示效果給到觀眾這邊。因為《咒》不隻是一部偽紀錄片,還是一部出色的“互動式”電影。

接著引出影片主旨“你相信意志可以改變事物的結果嗎”?背景出現的是孔明燈,孔明燈就是許願和祝福的象征。

緊接著放出兩張gif圖,這是全片第一次互動。用來加深觀眾“意識可以改變事物結果”的心理暗示,觀眾們在觀看圖片這件事情的同時,說明若男的指令正在植入潛意識,而作為觀眾的你被迫選擇服從,並根據提示臺詞得到瞭“積極的反饋”,那麼對催眠師的一個初步的信任關系就算是簡單的達成瞭…

至於這兩張圖,其實對這些感興趣的朋友一定不陌生,都是一些網上有名的錯覺圖,它的原理當然不是“意識真能改變這個圖”。這些圖的幀數和幀率都是固定的,它其實是在循環播放,而你之所以能看到它是在向哪裡轉動,是取決於你大腦的認知。

因為我們知道視頻和gif它其實就是n多張“確定”的圖順序播放的結果,那麼某一時刻你點擊暫停,那麼此刻摩天輪就是靜止的(A)。

和下一個瞬間你接著再點一次暫停,摩天輪則是靜止的(B),隻是那些隔間的相對位置發生瞭改變,而又由於摩天輪是中心對稱的,那麼摩天輪從A變到B的模樣,即可以順轉得到也可以逆轉得到,那麼連續播放這個視頻的時候,你就可以看到一個即可以順轉也可以逆轉的摩天輪瞭,不知道這樣說各位可否理解(火車那個也是一樣的原理,運動軌跡不同而已)。

這裡有個概念叫雙穩態知覺(bistable percept),即人在統一的意識內,產生的兩種不同的理解互相競爭的結果。還有很多因素包括人眼視覺方面,這些內容我會在之後的內容裡詳細呈現,會有一篇單獨的文章專門講各種各樣的錯覺圖,大傢記得來看噢~

好接著往下看,電影緊接著切換到瞭一張咒的logo,白色背景,紅色字符。視覺沖擊效果也是極大的,特別是在影院的環境裡,可以想象一下。

然後是若男開始介紹自己的情況。鋪墊結束,正式開始進入劇情。影片開頭若男就說:

但是千萬別被騙瞭!

1.此時女兒根本沒被詛咒呀,是若男教完她名字之後才開始發生靈異的;2更重要的是!若男甚至還沒把女兒接回來呢…是不是突然感覺很詭異。

各位有沒有印象,在1小時21分39秒的時候,若男的這個片段又被重新播瞭一遍。那個地方!也不是真正的拍攝時間點!

而是一個…你絕對想不到的地方。

為瞭方便大傢真正看懂劇情的前後關系,也假設大傢都看過電影、思考過劇情,下面我將按照真正的時間線講解。(有錯誤歡迎指出)

故事來到六年前(17min50-22min22):

三人小分隊前往邪教村希望破除迷信,當他們說完go的時候,車輪卷進一個佛像,這個的佛像臉上全是洞洞,所以這裡應該屬於是大黑佛母的見面禮(而非一次“正神的阻攔”)。

若男開始嘔吐。通過劇情我們很容易知道,這裡不是中邪,而是孕吐。

來到邪教村,大門上是一個近似logo的圖案。 現實中,邪教村的拍攝地其實是臺灣的李棟山莊,曾發生過抗日戰爭,在他們看來也真的是一個亡魂集聚的地方。

村民動不動擺弄手勢,目的我們知道,都是為瞭分釋詛咒以求自保。

然後有一個是“姑婆”看手相的情節,看手相不應該是男左女右嘛…別急,後面有呼應

進村沿路遇見瞭符文女孩,還有一個在碗裡搗鼓蟲子的人。包括蛤蟆在內,這些都算是“蠱”,對應的巫術便叫“蠱術”,傳說中制造毒蠱的方法,一般是將多種帶有劇毒的毒蟲如蛇蠍、晰蠍等放進同一器物內,使其互相嚙食、殘殺,最後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蟲便是蠱。自古以來,蠱就被認為是能飛遊、變幻、發光,像鬼怪一樣來去無蹤的神秘之物。造蠱者可用法術遙控蠱蟲給施術對象帶來各種疾病甚至將其害死。所以就對應瞭這碗裡的蟲子為啥後來到處都是,蟲子的出現也映照瞭大黑佛母的法力所至之處。

晚上,三人把寫著自己名字的符紙遞上去,遞回來一張“火佛休一”。代表三人自願奉獻名字,成為被詛咒的一份子。

姑婆開口瞭,以後每十年要回來拜,真名奉獻以後在這裡就不能使用瞭,在心裡想起來也不行。這裡很重要!強調瞭“名字”的重要性,也解釋瞭大黑佛母為啥每次要先問“你叫什麼名字”。

符文女孩上來又摸瞭若男左手,“姑婆”說,佛母歡喜,你的孩子有名字以後也要奉獻給佛母。所以一開始“姑婆”不是在看手相,包括為啥一直盯著若男看,其實是在感應有沒有身孕。佛母最喜歡孩子,有身孕的話就一起來拜,沒有的話你就拜拜(因為他們本來是想讓若男直接下山瞭)

包括大黑佛母自己,仔細看她也是一個懷孕的姿態

另外“你的孩子有名字以後也要奉獻給佛母”,這就是與若男的契約內容瞭,很重要!所以若男一回傢要教朵朵的名字,所以教完朵朵就被詛咒瞭。若男六年來,佛母不殺她也是因為有契約,畢竟朵朵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男友死瞭,若男也死就沒人可以教朵朵瞭,朵朵不知道名字,名字就不能奉獻出來,契約就無法完成。這就是為什麼若男為什麼要獻祭女兒。(的原因之一)

你一定想問:所以憑什麼說若男不愛女兒?若男為什麼一定就要完成契約呢?這些後面會講,這裡隻強調契約內容。

(略過吃飯環節)符文女孩把若男帶到房間,這裡看到瞭壁畫。壁畫上可以看到如下元素(蛤蟆,蟲子,頭發,小孩,人頭,血,還有祖母的洞洞臉)。頭發是貢品也是契約的一部分,蛤蟆相當於秘書,蟲子象征法力,小孩是祖母的最愛,人頭說明祖母生性嗜血,洞洞臉是詛咒的中心,其中洞洞元素也是人中咒的標志,比如很多很多牙齒,還有身上的那些感染。這個畫像跟山洞裡真實的雕像是一一對應的。

那碗血是對應什麼?你能猜到嗎

接著是一個喂蛤蟆的片段,也是契約的一部分,這次的契約對象便是還沒出生的朵朵。很容易證明,因為符咒女孩不讓倆個男生進入,並且這個房間你仔細看就會知道,其實就是一開始他們三人奉獻名字的那個房間,這個房間是專門用來和佛母簽約的,不讓亂進。之前奉獻的隻是他們自己的名字,這次才是真的輪到朵朵。因為當時姑婆隻是“說”,交代完內容就沒瞭…(而且電影裡這段結束後,正好跳到朵朵過生日,也算是一個暗示)

我們繼續按正常時間線講,被發現後就把3人鎖回屋子,撬鎖出來正好撞見大遊行。遊行過後,3人小分隊終於來到地道,若男保護符咒女孩,剩下兩人進洞。洞口打碎的時候,可以看到木門的背面是鏡子。鏡子的作用是封印佛母,為什麼呢?一會就知道瞭。

兩位男士進入地道,地道的這個設定也很細節。地道本身就是一個大洞,大洞的盡頭是佛母,也就是地道中的詛咒中心,而佛母臉上也是個大洞,這個大洞的盡頭便則是詛咒的中心的中心……禁止套娃

看到一個法壇,這個是當年村民大法師用來鎮壓佛母的。

這裡又出現瞭一個近似logo形狀的結界

地道裡到處是鏡子,特別是貢品旁邊一定有一個鏡子,所有貢品都是不完整的,且貢品外面都會有一個泥童,泥童手指貢品,貢品所在都是死路…什麼意思呢?意思其實都是為瞭困住佛母,讓佛母在鏡像的不斷反射中永遠找不到出口。貢品也是一樣,被其吸引也被其所困。

來到佛像旁,可以看見佛像上有倆小孩,這就是曾經被獻祭過的兩個孩子。在洞外能聽到小孩的聲音,也是因為這個(導演親自解釋的)

男友掀開佈後接著中邪,一堆飛蟲啃咬他的臉,還有伸出來的大黑手,這些手大概都是曾經被詛咒害死過的人,這部分有刪減視頻,大傢可以去搜下看看。包括那段朵朵在幼兒園裡,遭遇大黑手的戲份,應該也都是一樣的。

山崩地裂,洞裡鏡子碎瞭一地,特別是門口的那面也碎瞭,就意味著佛母的一部分被封印的力量現在解除瞭。之前把佛母關的還算嚴實,雖然還還要去拜,但村民整體生活的還算和睦,現在就不一樣瞭。佛母能一直追著若男去她傢裡找朵朵。

入魔狀態的男友不停頭撞墻,轉頭一看是個洞洞臉。把阿源嚇得魂飛魄散。洞洞元素剛剛說過瞭,也是佛母的一種表現形式,代表你中咒瞭。

阿源跑出地道,扔下攝像機,這時若男聽見洞裡傳來瞭“咚咚”聲,我們現在就明白瞭。這個聲音原來是男友撞墻發出來的。

然後是幾段沒有聲音的畫面,男友被抬瞭出來,若男挨瞭一耳光,符咒女孩給若男遞上一罐水,結果女主發現罐子有問題,從女孩手裡搶過罐子就給砸瞭,原來罐子裡面是全是蛤蟆。留下女孩一個人在那裡哭。

蠱術很多時候就是需要對方把蠱吃掉,當它們侵入人體,就會發揮作用,甚至能夠侵入大腦,達到中毒甚至中邪的效果。所以這裡大概也是一個伏筆,用來解釋為什麼事後若男也一定要把女兒接回來並教她名字。(蛤蟆正好對應的就是女兒的那部分契約)

這裡還拍到瞭山羊,山羊很多時候上都是邪惡的象征,特別是在西方。不過在這裡,山羊更多的是——需要那碗血(山羊血)

接著若男看到瞭村民把男友的屍體燒掉瞭。跟著地上的腳印,找到阿源,阿源卻在重復說著“不要問瞭”。我們很容易想到這個“問”,是佛母一直在問“你叫什麼名字”。接著阿源沖上來咬若男,若男身上的那個牙印便得到瞭解釋。

接著看到包括舅公和姑婆在內的(幾乎)所有人都被詛咒瞭。(地道被打開,之前被封印起來的時候是不會發生這些事情的)之所以這裡說的是“幾乎”所有人,原因是導演說,是會有一小部分村民僥幸的活瞭下來,其中就包括瞭那個符咒小女孩。這個我們後面說。

後來若男逃出來,是直接去的警局。是這樣的,在主線故事發生之前(“hello朵朵那裡”),還有4段不同的時間點:分別是③父母車禍(父親提到大師說不能看)、①去警局(發生在晚上,且帶著帽子)、④精神醫生問話(被懷疑精神失常,且女兒已出生被送走)、②請教大師(此時還是懷孕狀態)。

因為去警局那裡你按照邏輯,出完車禍本人親自去警局報案,這本身就是離譜的。而且車禍是白天警局那裡是晚上,對比穿著:全片若男隻有去邪教村的段時候帶著鴨舌帽。而且逃跑也是晚上,所以按照邏輯應該是若男逃跑之後當晚(或第二晚)直接去瞭警局報案這樣似乎才更合理。若男還不知道看錄像會死,就直接把錄像機給瞭警察。

為什麼還有可能是第二晚呢?在邪教村,若男穿著大外套(那邊下雪包括結尾又去也穿瞭外套說明那邊還是相對冷的)。影片開頭我特意看瞭若男外套裡面的衣服,的確有一件格子衣。所以“可能”是若男回來就把外套脫瞭。當然也“可能”是第二天換瞭件衣服,大傢怎麼看的呢?

但這裡的時間點不出意外,至少是發生在回來之後到找雲南大師之前的。因為若男第二次去邪教村的時候可以看到那裡已經拉上封鎖條瞭,所以一定是有人報過警,那這個報警的人也隻能是若男,這樣也就對應上瞭。(好在警局這裡時間線對全片沒那麼大的作用,所以沒太大影響)

當晚警察自殺,註意自殺時,電子設備有短暫幹擾。電子設備在影片裡也不止一次象征著邪神力量出現。

父親提到大師說不能看錄像,直接證明瞭是發生在若男拜訪完大師回來之後的事情,並轉告給瞭父母,因為父母死亡(傢中無人可以撫養),於是女兒被若男送走,這才有瞭精神醫院的談話。

若男也在車上,她咋沒死?好問題。

精神醫生也問瞭一個差不多的問題:知道太多就會不幸,為什麼你和你的女兒沒事呢?(我想這也是絕大部分觀眾的疑問)而若男聽到這麼問的時候,先是情緒反應一下子激烈瞭,然後又說瞭一遍“我隻知道這個神明,你瞭解的越多越會發生不幸”。明顯答非所問嘛。

上文其實解釋過,若男從一開始就啥都知道,但偏偏她沒事,原因其實就是因為佛母與若男有過契約,特別是她肚子裡的孩子還沒出生。前期更不能殺若男,後期是因為祖母發現若男這人有前途,於是打算利用若男(以朵朵為動機)幫自己解除封印。(聽上去很扯,我知道!但後面出現線索的時候我會再說,而且這個觀點也是導演親口承認的。所以這就是真相)

精神醫生在影片的作用:是作為一個專傢從“科學、心理學”的角度與“玄學”形成對立面。此外,導演也可以借助精神醫生之口,在心裡學上表達一些與“意識改變事物結果”有關的觀點。

註意看!精神病人治療在後續是會有追蹤,而且(在醫院裡)是要錄影記錄的。

若男接受完治療,終於來到瞭現在的時間線。若男對著鏡頭“hello朵朵”瞭好幾遍,想讓自己看起來激動一些。就是暗示瞭若男其實對朵朵沒啥感情。

這裡若男的穿著和影片開頭風格一致,但顏色其實完全不同,真的很容易讓人以為兩者是銜接的。

接著引入角色“大娘”,還給瞭掃地機器人一個特寫。可以看到大娘的演員,眉心有顆痣,第一印象,這就是一個非常有“佛教”感的選角,人設是一個樂於助人的“愛心人士”。佛、菩薩眉心的紅點叫做吉祥痣,在面相學中,痣長在這個位置意為“大吉”。在電影世界觀中,當然是相信所謂“神秘力量”的,痣相當然也與對應的宗教和神學掛鉤。所以這個“大娘”其實在劇中可以一定程度上象征著“正神所在”。

大娘問在拍什麼,若男說自己在拍朵朵這段時間的一個新生活記錄。(小編認為,這個時候的若男確實是為瞭記錄,但是你也可以先保留質疑。我們先繼續往下看,慢慢分析若男的動機)

這裡大娘又提到,若男雖然可以接回朵朵,但是若男仍處在一個評估期,法院後續還需要一個評估結果才能把朵朵判給她,之前在醫院治療,所以是會有記錄在的。(這就對應到上面提到的瞭,醫生說要追蹤和錄影記錄,很容易就能聯系到一起

所以這裡有一個可能的動機:若男是為瞭配合法院要求和醫生那邊的後續追蹤才錄的像嗎?我們繼續看。

若男換好衣服(灰粉衣+牛仔褲)來到育幼院,遇到“爸爸”。爸爸這個形象其實也是有特殊用意的,他的設定是一個可以與若男形成對比的角色,這個也是影片的比較重點的部分。

期間若男給“爸爸”也錄瞭一個采訪,其中一個問題就是“把一個小孩代打到底是什麼感覺?”

“爸爸”說,他也不知道。

(這個地方是爸爸把錄像機帶走那裡,記憶閃回那裡,大傢可以先細品一下)

朵朵在這裡看好瞭一隻狗狗公仔,但是沒帶走。不難看出狗狗元素在電影中也占有一定比重。難道在這裡狗狗又具有瞭某些宗教屬性嘛?

其實不是,這個是純導演意願瞭。導演在寫劇本的期間養瞭一隻狗,但已經很老,後來狗去世導演就把相應的一些情感融合到電影裡瞭,也就是電影裡的“汪吉”啦。

包括電影結束的那句“獻給我的小天使”,小天使指的也是那隻狗狗。所以大傢看到那個不必害怕哈~(此時是“大娘”在拍攝,但相機不是帶詛咒的而是新買的。)

若男回到傢(同樣的衣服),正在收拾房間,準備迎接朵朵。把“welcome”拼成瞭“wecome”。一方面,說明瞭她的態度不用心,至少是對朵朵沒啥感情的。

另一方面wecome是“我們來瞭”的意思,暗示瞭獻祭。包括那個彩燈的形狀,似乎也是有點像logo,有種細思極恐的感覺。(當然也看個人觀點吧,彩燈這個不做線索)

迎接朵朵的時刻(大方塊灰白衣+牛仔)。拍瞭一張合照,這張合照在電影後期被若男設置成手機壁紙。標志著一個母親從“不愛”到“愛"女兒的轉變。

(中間略過一部分)

後來就是若男把朵朵接瞭回來(衣著不變),朵朵問為什麼要拍視頻?若男說:“因為媽媽以前生病不能陪你,現在可以住在一起瞭就把這個拍下來,長大後一起看。”所以這裡又提到瞭自己生病,這已經是第3次把錄像把與生病聯系在一起瞭。

生的這個病是什麼病呢?精神病還是中咒。作為觀眾我們知道是中咒瞭,但若男這邊則是此前一直在被精神治療。

在進行完簡單的對話之後,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教朵朵寫她的名字,看過電影的朋友都知道陳樂瞳這個名字是男朋友起的。並且村裡的姑婆警告過,名字奉獻以後在村裡就不能再用瞭(但前面也說過,地道被打開,村子已被團滅,更沒人壓制佛母,佛母的詛咒也就能跟著出來瞭)。

若男明明拜訪過大師,況且她如果真的為女兒著想,即使分不清虛實,她保險起見也隻需要繼續叫朵朵就好,但她非要教她真名。這不教不要緊,一教接著就來反饋瞭

(若男不愛女兒,想獻祭女兒的證據後面還有很多)

可以看到她們回傢,發生的第一次靈異事件就是朵朵學會瞭自己名字的時候,一隻飛蟲撞碎瞭窗玻璃。於此同時,朵朵在屋內看見瞭壞壞。在這裡朵朵用手揉瞭一下左眼。

接著朵朵左眼果然就出現瞭問題,也巧妙的cue到瞭“瞳”這個字,以及交代瞭朵朵就是從使用瞭這個名字起才中的咒,才能看見“壞壞”。(而不是發生在影片一開始!後面還有證據

當天晚上,若男還自誇“做的不錯”,結果剛自誇完燈就滅瞭。

(衣服換成瞭灰毛衣內白)若男去檢查房間,期間路過一個相框,裡面是他男友。後面是一連串的恐怖渲染,就不具體說瞭。

這裡聽到一個塑料落地的聲音,地上擺的正是那個logo。因為聽到的是“一個”、“塑料”落地的聲音,而且地上晃動過的也隻有塑料西瓜,所以證明logo不是鬼力所謂,而是若男自己擺的。

logo旁邊的桌就是電腦,大師還有邪教村的錄像資料都在電腦上。

若男去找朵朵,結果朵朵被鬼上身,正好走到logo附近背對坐著,起身一直在念叨“陳樂瞳”。(佛母在不停的問名字,而朵朵回答的則是陳樂瞳)

朵朵一聲慘叫後,鏡頭又給logo瞭一個特寫,此時註意看西瓜沒瞭!是因為鬼魂操控的物品確實隻有西瓜,所以給拿走瞭嗎?也許。

不過更有道理的說法是:註意給特寫的時候是有背景燈光的,而後來的事件都發生在斷電以後。所以給特寫的這時間點應該在發生靈異事件之前!也就是若男錄像之前,這個特寫則是若男拍攝的。(別忘瞭相機在她自己手裡呀)

所以也再次證明瞭!logo的擺放也確實是母親所為。也就是母親從一開始,就是想獻祭掉自己的女兒。

下一個場景是來到若男工作的地方,若男從一位拍攝靈異視頻的up主,變成瞭一個主播化妝師(身穿豎條紋上衣,昨晚的灰色毛衣搭在椅背上)

此時的朵朵並不在場景中,而是一個男同事在幫忙記錄拍攝若男。所以從這裡看出,若男想要拍攝的目的並不是因為“朵朵”…(否則是不必要在工作的時候,特意讓同事來錄“自己”,仔細想想)

隨後蟲子爬滿瞭辦公室,緊接著若男接到幼兒園老師的電話,原來是朵朵咬人瞭。

若男穿上灰毛衣,把朵朵接回傢(回傢以後換成瞭咖啡短袖)。大娘此時打來電話,註意看臺詞!朵朵以前從來不這樣!所以朵朵真正中咒的時候就是在上面,她學會名字的那一刻起。而這一切都是她母親幹的。

然後是男同事的電話,通過臺詞知道瞭若男現在的工作是主播化妝師,同時鏡頭對準大臂的牙印。是的,這個就是六年前阿源留下的,阿源長瞭滿嘴牙,而可以看到這裡的牙印也是做的好幾排,可謂是相當細節瞭。(朵朵這時候也有點開始變異)

看著滿滿的牙印,若男又開始害怕瞭。這裡還有一個點,就是若男在給自己施加自我暗示的時候,數123最後有一個“break”的動作,這個動作在催眠裡也會有一個類似且常見的手法。

“這些靈異現象其實都是你的心理壓力所致。”這類觀點最常出現在心理醫生的那邊,所以“123break”不出意外也是醫生教給若男的。(這個其實是有用的,大傢在現實生活中也可以嘗試哦)

【看似我已經講瞭很多,其實到這裡才是影片的24分鐘。相當於若男剛給觀眾洗腦完,又開始自我洗腦。這些設置其實都是相當棒的,非常能夠增強代入感】

若男站起身繼續念叨“隻要不擔心就不擔心”…然後說瞭一句“·阿·彌·陀·佛·,請幫我與邪惡解約。”相當於若男一邊在屋頂供奉邪神,一邊與佛母達成契約,現在又來拜正神,後來又去找道長…這可不太好哇

這種信仰不堅定的人往往最後都沒神願意幫…

結果第二遍阿彌陀佛還沒念完,掃地機器人已經坐不住瞭。(電子設備會受邪惡力量的影響)

下一個片段就是壞壞名場面瞭。這個片段是導演聲稱根據自己的真實經歷改編:朋友的小孩,在房間裡跟空氣吵架,說有壞壞,導演就問壞壞在哪,小孩就指瞭一下(不是天花板),然後導演就問我要不要請他出去,於是就去牽空氣,說著壞壞我們走嘍。主持人:小孩有說你牽到瞭嗎?導演:那我不敢問呀!

第二天,若男送女兒去幼兒園(咖啡長衣內白),若男找到老師談話,給每個小朋友買瞭玩具,小朋友們都開始希望和朵朵做朋友瞭。

(可見她真的很會玩弄人心)

白天朵朵在幼兒園經歷完大黑鬼手,回到傢,(若男此時穿的是辦公室那晚的,灰毛衣+豎條紋上衣)。若男在用兔子醫生和小狗玩具給朵朵講,不要一直想著怪物。不難看出兔子醫生的原型就是精神醫生,而小狗玩偶則是那時的若男。

小狗玩偶眼熟嘛?其實就是電影開始“大汪吉”身邊的一隻小狗玩具。(“汪汪汪”其實也暗示到瞭那個場景)

包括後面偷風箏,所以若男的設定,一直都是善用人心,愛撒謊,自私且素質極低的人。(但這些線索設置的都相當隱蔽,再加上若男表面一直挺淑女的,所以導致很多人看完電影真的以為是在講母愛)

睡前朵朵問,是不是因為害怕怪物所以丟掉自己。若男說瞭一句“不會再害怕瞭”。(這裡也在騙人,片尾若男有坦白,自己其實一直都很怕)

註意跟“怕”有關的線索,很重要!

來到朵朵過生日,若男穿的是墨藍豎條紋上衣,朵朵在吹蠟燭之前唱瞭一首歌“一個小小的公主,在天上飛飛飛,停到一朵白雲上,然後繼續飛,她在天上的城堡,快樂的生活。”

這個是什麼意思呢?其實呼應的就是影片結局的那個“城堡飛走瞭”。這裡的小公主指的就是朵朵自己,城堡就是她的傢。

生日這天發生瞭很多很多事情,這些情感上的互動都會為後來若男真正愛上女兒起到關鍵的作用。

朵朵看好瞭一隻小狗,若男沒買。(如果後面買瞭狗對應的是“真正愛女兒瞭”,那反過來說,若男此時對女兒的感情還仍在發展。因為轉折點馬上就要發生瞭)

回到傢若男去和那人聊天,朵朵獨自被聲音帶領去瞭陽臺,取到刀子後打開倉庫門,看到瞭地道錄像帶,詛咒被進一步加深。可以看到這裡的佛像是非常恐怖的,雖然不是佛母(因為有臉),但也絕對不是正神,這裡的佛像“可能”會為咒第二部的一個線索,因為我們其實並不清楚這個佛像是誰以及和佛母的關系。但從相同形狀的燈,可以知道兩者是有關的。

朵朵入魔後,若男立刻把朵朵送去醫院。(到這裡全都是一天之內發生的事情),從車上的反應來看,這次是若男作為母親情緒最激動地一次。

按照時間線,下一個情景應該是:“與精神醫生談話時的一個插敘片段”(通過墨藍豎條紋上衣即可判斷,還有朵朵的衣服)

在這裡,朵朵質問母親:“你自己說你不怕的”。

朵朵是在指那件事呢?當然就是指倉庫裡的佛像和錄影機,所以我們現在來仔細想想看:若男保留相機以及繼續貢拜邪神,到底是因為什麼。

其實很大程度上的原因就是“怕”!“怕”是一個若男貫穿瞭全片的特征(隻有在六年前的車上的時候是不怕的),甚至剛到門口姑婆看自己的時候就已經在怕。從那之後,影片裡幾乎找不到任何一個時候,若男沒有在怕。

我們再回來看看影片主旨是什麼?答:“意識對事物結果的影響”。或者我們換句話說,換成影片裡非常經典的一句臺詞來表述,那就是:

“如果一直想著怪物,那麼怪物就會住進你的腦子裡面!”(劃重點!)

(先打住瞭,你們可以一邊想一邊接著往下看)

按照時間線,若男和爸爸回到傢(這裡接上瞭電影本來的進度,通過談話得知朵朵剛被診斷出癱瘓)。若男換上灰毛衣+紫上衣。

“爸爸”又提瞭一遍朵朵之前沒出現過這種情況。再次確認瞭“中咒時間點”的問題。

“爸爸”給若男瞭一個東西,應該是個福袋之類的,是大娘求來的,裡面放瞭朵朵的名字。所以這裡再次發生瞭信仰沖撞,尤其是朵朵的名字是已經奉獻給佛母瞭,勢必發生一場正邪對抗。

若男嚇得直哆嗦,趕緊把福袋扔瞭。後來大娘也死瞭,意味著邪惡戰勝瞭正義。

按照時間線,下一個情景依然是:“與精神醫生談話時的一個插敘片段”(通過若男灰毛衣+紫上衣+棕色長褲判斷)若男在地上撒米,一邊繼續暗示自己不要想。

其中,撒米在民間被認為是一種辟邪的方式,這裡不細說瞭。

當晚若男穿著同樣的衣服,還在不停地念叨。

(插敘片段)

按照時間線,下一個情景依然是:“與精神醫生談話時的一個插敘片段”(通過若男紫上衣+棕長褲判斷,且“復查需要一個動機”)

第二天白天,若男把朵朵接回傢,幫朵朵恢復走路能力。但是發現不行,而且倆人都摔倒瞭。

按照時間線,這裡接上瞭電影本來的進度。

朵朵因為恢復不佳再次被送到醫院檢查腦子,朵朵穿的是奶粉色衣服。

(這裡的時間線一定要搞清楚!通過衣服判斷。不然電影絕對看不懂。)

按照時間線,下一個情景依然是:“與精神醫生談話時的一個插敘片段”(通過朵朵穿奶粉色衣服判斷,情節判斷也ok)

檢查結果顯示,朵朵牙齒開始變異瞭。

若男和“爸爸”都來瞭,爸爸穿的是咖啡外套,媽媽穿的是綠色!豎條紋上衣。款式和朵朵生日那天完全一樣,隻有顏色不一樣。(導致我一開始以為這個場景是生日當晚發生的,真的快用顯微鏡看電影瞭)

在這裡若男跟朵朵說別怕。別怕指的是長牙的問題。(這個場景,如果解釋成是生日那天別怕神像也完全合理,而且生日第二天爸爸正好在若男傢,導演真的壞。差就差在一個顏色的問題,和爸爸的介入,因為這裡爸爸需要一個動機去舉報,同時爸爸此時穿棕衣,與若男醫院救女兒那天穿的一樣,所以這裡的時間點是要靠後發生的。與此同時我註意到,朵朵的衣服,生日那天穿的是吊帶,而檢查腦子才穿的是粉衣服。這樣的話,就完全沒有問題瞭)

按照時間線,下一個情景依然是:“與精神醫生談話時的插敘片段”(通過母親豎條紋綠衣服判斷)

母親在用玩具逗女兒,母親在走廊抱頭痛哭。現在已經到瞭崩潰的邊緣,馬上就要“覺醒”。

還差一根引線+一顆王炸。

引線便是這期間“爸爸”去法院舉報若男的不適任。

大娘之前說的,若男仍處在一個評估期,法院後續需要的是一個評估結果,這個評估結果是由誰負責?當然是若男的主治醫生。所以這邊並不是若男主動找到的醫生,而是醫生找到的若男。(後面還有細節能證明

按照時間線,下一個場景終於來到與精神醫生的談話。這裡是整部影片的重中之重,主旨、主角的轉變,還有上面說的很多小片段,甚至是那個…全都發生在短短的3分鐘裡!

所以很容易知道這是在用電腦視頻通話,不是錄像回放(身後的鐘表時間一樣),更不是6年前在醫院…

從這裡可以判斷,觀眾看到的電腦屏幕是醫生的視角,視頻當然也是醫生發起的,原因就是上面說的(父親→法院→醫生→若男)。而且通過若男的這個表情,這也絕對不是一個主動找人的姿態,而更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小孩,然後被找的姿態。

(這裡若男穿的是外黑內白。這個穿搭眼熟嘛,就是hello朵朵那裡的穿搭,完瞭這裡不會發生在影片開頭吧?

別怕~“hello朵朵”那裡裡面穿的是內灰。這裡穿的是內白。細節!)

全程是醫生在講話,第一句話就是“錄像我看瞭”(從貼紙知道,相機是六年前帶詛咒的那個)。現在我們知道:這裡是醫生找到的若男。那錄像是若男主動給的醫生、還是醫生跟若男要的呢?

其實沒有明顯的線索,大傢可以作為一個問題思考一下。

(但不管是那樣,若男沒阻止,那就是她的問題)

下一句話是,你究竟在害怕什麼?害怕不被原諒,還是害怕連你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

這句話是啥意思呢,我們知道錄像機裡記錄瞭若男與佛母的交易過程,那麼這裡醫生肯定也都看見瞭,其實也啥都明白瞭。(除瞭大師講詛咒的那部分不知道,因為在若男電腦上)

後面就是導演借醫生之口,講瞭一連串深化主旨的臺詞,主旨已經說過N次,先不展開講瞭,順完劇情再說。

這裡醫生說的大概還是:1你在害怕。2這個世界的形狀由你決定。(意識影響事物結果)

就在醫生與若男通話的時候,期間閃過很多插敘,其中藏瞭一枚王炸!(我為瞭找到它,看瞭5遍電影!)

這一幕就是!工作人員通知法院已經決定收回親權這裡!時間線好確定,就是在與醫生通完話之後,法院下來結果,然後要來簽字,但是若男不同意,後來決定去醫院救朵朵。一切就順理成章瞭。

經過瞭之前無數次在崩潰的邊緣掙紮,加上醫生那段恰到好處的點撥,突然出現的法院通知終於在這一刻將我們的女主逼到瞭盡頭!她終於“覺醒”,決定真正的要去拯救女兒!(這裡就是全片的轉折點!)

結束瞭嗎?還沒完!註意到此時若男的衣服瞭嗎,就是全影片開頭,若男首次亮相的那個穿搭!!!(整部電影,接近2個小時,一分一秒的找,隻有這裡再次重現瞭外白內紫!!)

也就是說在法院通知完後,若男終於在此刻坐不住瞭,下定決心把朵朵解救出來。在去醫院接朵朵的前一天晚上,也就是法院下來通知的當天晚上,若男穿著外白內紫的衣服,向觀眾們錄下瞭詛咒的視頻!

(之前朵朵剛出事的那幾天,雖然若男也有穿過內紫,但是根據劇情也很容易知道不是同一天,此外之前那個是內紫+灰毛衣,到晚上一直是灰毛衣沒有換衣服…)不扯細節瞭,有問題可以回去重新看

時間線來到全影片開頭:

“你們相信祝福嗎?”

“你們相信意識可以改變事物的結果嗎?”

“我做這部視頻是為瞭化解我女兒的不幸”

“請跟著我念:……”

大傢看到這裡,是不是一下子全都懂瞭?

還沒完!這些臺詞有沒有感覺異常熟悉?這不就是精神醫生剛剛跟若男講的那些嗎!甚至包括那張摩天輪的gif圖(插敘在談話中又出現過一次),其實若男一開始給觀眾們說的那些很深奧的內容,全都是從醫生這裡弄來的!

(當然瞭,這不是醫生的鍋,醫生講是為瞭幫若男,而若男就不一樣瞭)

然後若男讓大傢一起念“火佛休一”,因為影片開頭很多的心理暗示鋪墊,那麼當她讓你念的時候就會很大概率跟著執行。(除非你是一個很謹慎或者很懶的人)此時bgm便是“火佛休一”單曲循環,真的很洗腦。(小編我看完電影,晚上腦子裡也全是“火佛休一”還有“嗝~”,導演屬實是把心理暗示玩明白瞭)

念完之後,片頭“咒”大字打出。

影片正式開始。

根據時間線,我們來到電影1小時21分39秒。

若男繼續給觀眾施加心理暗示:“火佛修一……”,這個位置是在影片,剛剛發生完“預告片最嚇人”那裡,觀眾剛被嚇完,又開始整這一出。

這裡其實又應用一條心理學原理,看過小編之前文章的朋友可能會想起來,在解析《安娜貝爾事件》和《大腦越獄》的時候就有提過關於“通過恐懼來突破人大腦的保護機制”。

這個是正確的,自我防禦機制(Defence Mechanism)這一概念由弗洛伊德提出。其實“輕微的恐懼”,本身也屬於保護機制的一種,它能夠延伸出來Denial、Regression、Reaction formation等多個保護分支。但是同樣,任何的調節都是有一定限度的,如果驚嚇過度,在臨床上則會出現植物神經功能的紊亂。前期以茫然、抑鬱的狀態為主,後期有的患者還可能會出現幻覺、妄想等相關精神疾病……這說的不就是若男本難嗎?

“如果一直想著怪物,怪物就會住進你的腦子裡”。現在你再再想下這句話的含義和影片主旨,導演其實壓根就沒想拍“午夜兇鈴”,而是想拍“貞子錄像帶”,觀眾的觀感乃是藝術成品的一部分。

(很多人的觀感:晦氣。那就說明你潛意識裡已經贊同電影本身瞭,隻是顯意識還沒發現而已)

影片來到1小時27分。若男向我們播放地道內的視頻。(我們根據之後劇情可以得知:雲南師傅的視頻,其實都是若男拍攝的;包括地道的視頻,從這裡也可以知道,其實一直都在若男電腦裡。“爸爸”真的白白地死瞭)

影片來到1小時35分。視頻播完瞭,若男坦白:他們說,在看到自己小孩的一瞬間就會知道自己是一個媽媽。但我沒有,我隻是好怕到現在都好怕,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自私,是不是因為很內疚,所以才對你好,我一開始甚至不知道我會怎麼愛上你,我是在你睡覺時愛上你嗎?還是在你哭的時候愛上你…你其實可以好好的…對不起,媽媽不會再讓你痛瞭…忘瞭你的名字。忘瞭媽媽…

所以母親在這裡全部坦白。這裡就不逐句解釋瞭。

拍完視頻,進度條回到正常。若男第二天不顧法律,強行去醫院想要接走朵朵。“爸爸”正好趕來,3人就此踏上不歸路。(之所以是不歸路,是他們真的再也沒回過傢)

爸爸穿的還是之前的那個,若男穿的是墨藍細條紋衣,跟之前的不一樣。(相信小編~時間線不會錯的哈,而且每次切換場景的衣服我都會標註出來,有問題大傢也能立刻發現)

三人開瞭一天車(說明很遠,同時沒換衣服),想要去廟裡求助。期間遇到鬼打墻,看見桿子上有一個屍體,屍體正是精神醫生

汽車出現故障,廣播也開始自動播報。這些都是佛母在示威,前面很多次提到可以控制電子設備,而他們要去的廟又是道教的。若男開始念“火佛修一”,誤導瞭“爸爸”也跟著念,於是爸爸從這裡也中咒瞭。

後來騷亂停止,三人步行去瞭廟。道長把相機封瞭起來,然後開始做法。弄瞭點綠葉菜,自己吃瞭點,給朵朵也吃瞭點。並交代不能吃東西喝水。

當天晚上“爸爸”把錄像機帶走。

第二天母親看到傢長帶孩子放風箏。於是自己也去偷瞭一個。(這裡是咖啡色衣服,裡面是灰的)

晚上回到傢,若男換成灰毛衣+內灰。對著鏡頭說“希望朵朵想起我們是開心的”。這裡也呼應瞭之前穿外白內紫時候說的那些話,隨時做好一副我將要赴死的準備。

接著就來活瞭,半夜朵朵不舒服,若男起身隻穿瞭內灰,接著披上咖啡外衣出門帶朵朵找醫院。(從這裡的房間佈局,和後面的行李箱,包括“傢離這裡很遠”的線索,可以知道母女二人現在是住在賓館)

(至於母親睡前穿灰毛衣,然後把毛衣脫掉再睡應該沒問題;正片裡的順序也是這樣;而且綜合全片來看,灰毛衣是唯一一件出現次數最多,且能夠在相同場景內脫穿隨意的衣服,包括在傢和在公司都出現過。所以我“個人認為”這裡的時間線ok)

(現在的穿著就相當和白天一樣的瞭)

若男找到一個醫生,醫生說不能空腹,我在這等你。若男說好,結果就沒回來。(這情節讓我想到瞭《恐怖遊輪》)

若男自己買瞭點滴,現學的打針。衣服換上瞭與朵朵第一次見面的那件。朵朵的腳,已經開始惡化。

當天晚上(通過衣服沒變得知)若男面對相機說:“今天是第三天,朵朵的腳萎縮瞭。”

敏感的讀者可能就發現瞭,為啥是第三天呢?這不是剛來第二天嗎,其實你往前數3天就知道什麼意思瞭:今天是(放風箏+打針+腳萎縮)

【衣服判斷】

昨天是(把朵朵從醫院接出來+開瞭一路車+到廟裡)【衣服判斷】

前天是(法院通知結果+“我是李若男”)

【衣服判斷】

所以一切的一切,就是這麼來的,三天前才是若男剛給觀眾錄視頻。這下大傢完全沒問題瞭吧?

然後是回來繼續打點滴,若男又換成瞭灰毛衣+內灰。我們說瞭,隻有灰毛衣有這個特權,所以還是同一天晚上。

還有一個證據可以證明,那就是點滴打瞭一天一夜,不可能第二天晚上還在打。

朵朵說餓瞭,母親再次動瞭私心,買來朵朵最喜歡的鳳梨給她吃。

昨天(“爸爸”那邊的時間線)

“爸爸”在努力修復地道視頻,自己也在飽受各種折磨,在網上找到瞭一個大師,叫釋空雲。這個人在現實中有原型,叫釋虛雲。也是雲南的,但不是怒江的。

今天(“爸爸”那邊時間線)

“爸爸”來到雲南,找到師傅,咨詢完畢。

回到住處說,已經把所有咨詢完的視頻和內容發給若男瞭,承認是自己舉報的若男,但是覺得不公平(可以細品一下)

“地道的視頻也解析好瞭,但是就不傳給你瞭。”(看看人傢這素質)

然後“爸爸”就領盒飯瞭。電影裡看到的所有雲南師傅的視頻都是若男自己的,地道視頻也是若男本來就有存在電腦上,解析好瞭的。

隻有影片最最後的那個視覺效果圖才是,雲南大師的完整翻譯。

畫面切回若男(衣服不變)。

若男收到瞭一大堆地道內的視頻。“爸爸”已經死瞭,而且死前沒發過地道視頻。手機桌面的照片就是那張合照。

那這裡是誰發的呢?答案當然是佛母發的。

為啥佛母能發?因為佛母能控制電子設備。

為啥佛母要發?你猜。

當然是佛母發現若男有前途,想通過若男來幫自己解放(這個上文提過瞭)。

若男幹瞭什麼有前途的事呢?她剛剛給朵朵喂完吃的。

這不,反饋又來瞭。朵朵說好痛,原來是開始長洞洞瞭,若男趕緊讓朵朵吐。這一吐結果把綠葉菜也吐出來瞭,上面恰到好處的有一隻蟲子正在吃。仿佛在侮辱。

若男趕緊去找道長,道長已死,也有一隻蟲子在吃綠葉菜,燈全滅,說明佛母的詛咒已經蔓延到廟裡瞭。

接著遇到師母,註意師母說的話,很容易知道說的還是若男獻祭女兒這事。

說這事的時候,朵朵睜著眼,說明聽到瞭。

下一幕是廟裡的神明齊刷刷把身子轉過去,表達瞭對若男的失望。象征眾神已將若男拋棄(這個導演也親自解釋過)

然後就是名場面瞭。

朵朵飄到空中掉下來,最後暈瞭過去。

當日凌晨,多多被緊急送往醫院。母親瘋狂念“火佛修一”。(衣服沒變,說明確實是連著的)

四點多的時候,母親在觀看“爸爸(佛母)”發的地道視頻。我們可以對比一下“爸爸”的版本和若男的版本。

若男的版本更全:“爸爸”版本裡第1.3秒出現的畫面=若男版本裡第2.9秒的畫面。我這裡不具體講瞭,參照物是墻上那個有點像“南美洲板塊”的印記。

所以,這裡也證明若男在電影裡給我們播放的地道視頻也是她自己的。(我放的gif是2倍速)

與此同時,朵朵醒瞭,手拉著壞壞,一路走到符咒女孩面前。符咒女孩也是昏迷狀態。

(當日凌晨)

畫面切回朵朵,朵朵正在被送往急救。醫生出來說,剛剛聽到朵朵在說“鳳梨兔兔”。若男跪地痛哭。哭完想起來女兒問她是不是因為害怕丟掉自己。

(第二天,因為天亮瞭)

母親走到符咒女孩病床,割下瞭女孩的右耳。(之前女孩說過,自己是佛母選的人,所以要她的肉保佑大傢)順便錄瞭一下女孩全身,記下符文。這裡若男也是會帶有一些私欲的,畢竟是當初符咒女孩帶若男去的房間,隨後還給喝下蛤蟆水,害的如今女兒變成這個樣子。

佛母帶朵朵見符文女孩,再把女孩弄進醫院見到若男。這一切都是佛母計劃好的,佛母的計劃已經說過很多次,就是利用若男幫自己逃出來。

(割耳朵的時候衣服也沒換,穿的還是灰毛衣,所以這期間若男一直在醫院,不存在機會回傢或者回賓館)

割完耳朵,若男立刻回到傢收拾朵朵的行李。(穿著灰衣服)準備把東西送回育幼院,以後朵朵的事就拜托給他們瞭。

在行李中,我們又看到瞭這隻狗狗玩具。不知道育幼院的工作人員重新看到它會是什麼反應。

收拾的過程中,我們還看到瞭那本寫著“陳樂瞳”的本子。給瞭一個特寫,現在我們重新來看它,是不是也非常細思極恐。(筆水不一樣)

後來若男還買回瞭小狗。

然後把東西全都交給瞭育幼院,包括小狗。

若男畫好符文,然後就重返瞭邪教村。邪教村已被警線封鎖,這個上文提瞭。(若男穿著大厚外套)

然後來到地道,將貢品歸位,鏡子打碎,把泥童的位置也轉瞭180。已經解釋過這些物品,是作為最後的防線來壓制住佛母的封印,現在完全被破壞瞭。洞裡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壓制佛母。

所以若男身上也立刻開始起洞洞瞭。

若男來到佛像面前拿出耳朵。然後播放那段視覺效果圖(這個不出意外應該是“爸爸”的視頻,要不然真的白死瞭)

這個地方設置的也超級有創意!

這裡是什麼原理呢,其實還是非常經典的錯覺現象。這個東西叫“視幻覺”(Phosphene),就是說視網膜上的視神經,在各種信號的刺激下會有反應。我們知道人眼是有視覺暫留現象(Persistence of vision)的,那麼因此你在看一張圖片看久瞭的情況下,光線也會對你的視網膜神經有刺激,就算這個圖片被撤掉,這個刺激產生的神經的反應不會那麼快消散,會留在視神經裡面。這個時候給你看一個黑白圖像,你的視神經會自動反饋出一個剛才顏色信號的反色信號。

什麼叫反色(Reverse color),簡單理解就是相反的顏色,例如紅色的反色是綠,藍的反色是橙…所以電影裡的那個圖,你視幻覺之後看到的應該是原本有黑色的地方你看到的是白色,原本是白色的地方你看到的是黑色。我換一張色彩效果明顯的圖,大傢再感受下:緊盯中間30s,然後立刻看天花板,並迅速眨眼。

這裡面的變量還有,你手機的亮度,你眼睛的疲勞感(看的時候別眨眼),還有要緊盯中間點(目的是用餘光來觀察圖案),以及看完之後快速眨眼(通過眼部刺激加強視幻覺效果)…原理還有更細節的操作,我就不展開說瞭,以後我會單獨出一篇文章專門講錯覺圖。

回到劇情

若男蒙住眼睛(說明她還是不想死的),承認自己不是好媽媽,然後掀開佈,鏡頭卻對準臉得中心。

可若男最後還是死瞭,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佛母已經被完全解除封印,若男也開始起洞洞,就連最後臉上的佈都掀開瞭,再也沒有東西能限制住佛母的詛咒。

所以說若男最後的行為,她不僅僅是想讓觀眾被詛咒,而是想把佛母徹底放出來,全世界的人一起分擔詛咒,她自己卻不是很想死。而這麼做的目的,隻是希望朵朵有那麼一丟丟的希望,不會那麼痛苦。

(這個希望不會是百分之百的,畢竟是要把佛母整個的放出來,誰知道會是什麼後果呢?)

影片結尾,是朵朵不再癱瘓,回到育幼院的視頻。

形式上呼應瞭開頭,其實暗示瞭悲傷的氣氛。我們來看看朵朵的臺詞“我們的傢好遠哦,那我們可以搭車啊,可是沒有通往我們城堡的車,我們的城堡被泡泡吹走瞭”

這句話就對應瞭我在上文說到的那個對應,是在生日那天許願“小公主在城堡裡快樂的生活”。可現在的結局卻是“城堡沒瞭,傢也沒瞭”。事情變壞的開始是在教名字那裡,可事情完全走向極端的那天恰好是過生日當天,看完錄像接著就被送去醫院,緊接著一連串的事情到母親完成蛻變。

這其實很諷刺,傢在那裡?朵朵一出生就被送走,沒有傢,但是有“爸爸”,有大娘…後來朵朵被生母接走,反而生母對她沒有感情,受瞭很多罪。如今媽媽死瞭,爸爸死瞭,大娘死瞭,所有親近的人都死瞭。媽媽的那個房,從談話裡知道她有要賣的打算,賣沒賣不知道,但至少是回不去瞭。泡泡是指什麼呢?第一聯想到的當然就是佛母,畢竟佛母跟洞洞息息相關……

1.導演為什麼要把時間線弄的這麼亂呢?

缺點很明顯。但其實導演完全可以按照常規操作,通過正確的剪輯,普普通通的講完這個故事。因為這是正常電影的一般做法,也並不一件很難的事情,反而是為瞭制作出一部好的互動式電影把順序拍好的片段拆散放在合適的位置,是一個需要費盡大量心思的過程…它作為一部敘事電影確實給觀眾帶來瞭極大的麻煩,畢竟很少有觀眾可以這麼仔細的去看電影,不過換個角度來說,這也正是樂趣所在呀,一步步尋找真相,就像是自己在親身偵破整個案件。

所以我認為,不常規的電影也不該用常規的定式去評判。它作為一部敘事電影,評分我可能會打出不及格,但它作為一部互動式電影,評分我會給出5星。

2.晦氣嗎?

電影都是假的。若男最後還把佛母完全釋放瞭呢,照這麼說沒看過電影的人是不是也要被詛咒瞭?不可能的對吧。

如果你當真瞭,那就是魔術師贏瞭。人傢表演魔術,你非要說是魔法;人傢導演都說是假的瞭,那你還說是真的……那我也不知道該說啥瞭。

“意識影響事物的結果”,這隻是一個電影觀點。關於以“咒”的這種形式來傳達觀點,如果你是對這個感到晦氣,那確實無解,純個人感受確實無解…因為這是恐怖片,它不可能用一種正向的方式傳遞,如果放在勵志片裡,它會說“隻要你心裡想成功,你就一定能成功”。或許…這類題材拍的能更好看?

3.意識真的影響事物的結果嗎?

當然瞭。你現在想眨眼,於是你現在就可以眨。你現在突然想吃小龍蝦,你晚飯就可以點上。很簡單,意識就是通過這種方式來作用到物質的。

隻不過,這個結果的誤差會隨著時間跨度或者說實現難度的增大而增大,比如你想成功,那你現在就可以努力(在此意識作用的決定下),雖然它未必能讓你達到你想要的高度,但一定不會讓你躺平…

但如果問法改成“意識可以決定物質嗎?”這個就牽扯到哲學和玄學問題瞭。我的觀點是“意識可以決定物質”,但有限制條件。

這個講起來相當麻煩,而且會有爭議。這個問題以後有機會再說把。但我確定一件事: “如果你一直想怪物,那怪物真的就住進你腦子裡瞭”。可以get我在暗示啥不?

4.母親為啥拍攝視頻?

起初是隻是單純為瞭記錄自己,或者說記錄自己身邊的靈異。首先不是為瞭記錄朵朵,因為即使在公司的時候若男也特意讓同事繼續拍自己,朵朵此時在幼兒園,她完全可以從接朵朵的時候開始拍。

從公司那裡,還有在傢裡發生停電,包括發生各種危險時,若男不是趕緊逃命,也是拿著相機去敬業拍攝,除非這人目的就是為瞭記錄靈異現象而來的,類似《靈媒》裡的那些攝影師,否則正常人是不會這麼幹。

那若男為什麼要記錄靈異呢?①她之前就是專門拍靈異的up主,可能還想拍點後續?②可能還有需要配合法院或者精神醫生那邊的要求。③我個人認為:因為若男明知道要接朵朵回來,然後教她名字,可能會發生危險。但自己又是剛接受完精神治療,所以想記錄下來看看那些事情到底是自己精神的幻覺,還是真實存在的…大傢怎麼認為的呢?

而後來的動機就很確定瞭,就是為瞭救朵朵然後傳播詛咒。

5.母親為什麼一開始不愛女兒?

這個是通過爸爸比對出來的,如果註意到爸爸那邊的故事線,是很能夠發現與若男的對比關系。

爸爸說的不公平,可能就是看完錄像發現若男其實不愛女兒。他那麼愛朵朵,卻沒有個自己的孩子。若男明明有孩子,卻不愛。這就是一個生育與撫養的辯證關系,究竟哪個重要?是爸爸把朵朵帶大的,期間若男根本沒有和朵朵有建立情感。我這樣說大傢可能感受不到,我們把這個現象放大:

如果一個小孩從小被養父養母帶大,突然有一天得知,或者不需要得知,他開始要和親生父母生活,那麼他們之間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爸爸”在車上問過朵朵,你愛媽媽嗎,可你不覺得她很奇怪嗎?朵朵說愛呀,因為她是我的:媽媽。

這是以孩子的角度,但別忘瞭這是恐怖片…媽媽就不那麼美好瞭,媽媽起初在房間裡擺的是“男朋友照片”,媽媽選擇瞭感情而不是血緣。甚至陳樂瞳這個名字也是男朋友起的。

6.母親為什麼一定要獻祭女兒?

一個是她接受完治療,從他經常暗示自己“不要想就不會有”,就可以知道她其實也受這個影響,6年後未必還那麼堅信詛咒還存在著;

不過我我更接受另一個觀點:害怕。害怕是貫穿瞭整個電影的一個線索,媽媽隨著恐懼的上升或下降,發生瞭人設的改變,和作為若男行動背後的動力。

作為劇中最有點題效果的3個人,也是就朵朵、包括心理醫生甚至是若男自己,都在劇情中瘋狂逼問關於“怕”的問題。若男也承認過自己怕。

這麼沒出息嗎,就因為害怕所以要獻祭女兒?是這樣沒錯,但對若男來說,她獻祭的隻是一個相對於自己沒啥感情的人,這樣從動機上就可以解釋瞭。

恐懼的力量也經常會被忽略。我們舉個例子:如果現在讓R直接殺掉女兒,她肯定不願意。但現在有把槍指在R腦門上呢?“你如果不殺她,你們一會就都得死。”這時候就是考驗人性的時候瞭。

槍現在就是佛母,R就是若男。

若男如果是個道德高尚的人,那她不會開槍,但問題她不是。

7.朵朵的結局?

導演的說法是想弄一個開放結局,這樣正好對應上“意識對事物的結果”。不過按照劇情來說,朵朵其實是危大於安。因為佛母的封印已經完全破除,沒人控制得瞭她…朵朵現在也沒有人可以保護。最關鍵的是《咒》已經確定會有第二部瞭,主角正是朵朵。

我們知道朵朵在學會名字之前沒經歷過靈異,所以這一部電影大概率也不會是前傳,而是接上第一部的劇情來講,下一部中朵朵能夠化危為安嗎?我們拭目以待。

8.還有一件事。

電影裡我其實一直在誇若男的心理暗示,但其實有個行為是非常錯誤的。大傢在現實中請勿模仿。那就是“不要想…不要想…”。

“不要想‘某事’”這件事情是做不到的,如果讓一個人不要想大象,那他此時隻會想大象。比如分手瞭,你告訴自己不要去想男友,那麼你此時必在想男友。

包括人為什麼會做噩夢呢?為什麼人總想要忘掉悲傷記憶的時候,反而記得更清楚瞭呢?因為你在想“我不想A”的時候,這句話裡就已經包含A瞭,你的大腦就必須要從前意識的記憶庫中提取出你對A的一些基本印象,否則“我不要想A”,這句話是不能夠判斷出含義甚至是不能夠生成的。因此正確做法是:用肯定句式來替換否定句式。

比如你不要想大象,那你就去想小貓。就這麼簡單,轉移註意力,反而是你越盯著它不放,它越在你的腦子裡。

8.還有個問題就是女主有兩次找不到鑰匙,不知道這個要怎麼解釋。是線索嗎,大傢怎麼看?

已經寫瞭很多很多,但我知道這也不會是最完美的答案,現在網上的解說都是在第1和第2版本。如果你喜歡我的版本3,可以幫忙點點贊同、轉發讓更多人看到哦。3Q~

關於這部電影,相信你可以有更多感悟~

下一篇《咒》的故事原型:高雄市神明附身事件。我們不見不散

什麼是刻板印象?
面部吸脂哪傢醫院做的比較好?
面部吸脂哪傢醫院做的比較好?
RoSH和RoHS的區別在哪裡
教你手工制作孩子們都喜歡的衍紙青蛙,真的是超級可愛!
教你手工制作孩子們都喜歡的衍紙青蛙,真的是超級可愛!
高中化學,人教版高一化學必修一知識點總結,完整版可打印
高中化學,人教版高一化學必修一知識點總結,完整版可打印
馬恩島,移民英國的另一種選擇
馬恩島,移民英國的另一種選擇

0

  1. This post has no comment ye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