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滴血驗親圖解分析

韶华白首 2024-04-15 07:12 4次浏览 0 条评论 taohigo.com

滴血驗親

小薔薇

以下為長貼,滴血驗親事件分析,我的風格是證據+分析,多圖警告哦。

(帖子不完整,在整理中)

在甄嬛傳中,滴血驗親事件是甄嬛回宮後的重頭戲,導演和各位小主,用長達兩集的篇幅,挑明瞭之前埋伏的許多暗線和沖突,徹底扯下姐妹情深的虛偽面紗,公開指控謾罵陷害,無所不用其極,是皇後隊伍對甄嬛隊伍發起的一次絕地反擊戰。

首先,我們要分清皇後和甄嬛隊伍,

皇後隊伍:

皇後(策劃者)

祺嬪(出頭鳥)

安嬪(偽裝甄嬛隊友的真刺客)

貞嬪(事先不知道,討厭甄嬛落井下石)

康常在(邊緣人物,可能被皇後有意的利用)

斐雯(背叛者)

凈白(假裝公正立場)

玢兒(甄傢舊仆,增加可信度)

繪春(背鍋者)

太後(之前不知道,幫皇後掃尾)

甄嬛隊伍:

甄嬛(被害人)

敬妃(非常支持甄嬛,一直幫甄嬛說話)

端妃(前期觀望,後期確定是皇後設局開始幫助甄嬛)

槿汐(隱形拉攏蘇培盛,願意受刑證明甄嬛清白)

欣貴人(因為討厭祺嬪而幫助甄嬛)

寧貴人(努力幫助甄嬛,試探凈白請來外援)

甄玉嬈(幫姐姐請來外援)

慎貝勒(為甄嬛增加可信度,拖延時間)

莫言(強力外援)

溫太醫(嫌疑人)

皇上:前期相信甄嬛,後期被皇後挑撥發生懷疑。

下面我們進入帶圖文本分析:甄嬛傳第62集開始:

整場滴血認親的戲碼,皇後已經開始鋪墊:首先是皇帝來看望甄嬛,兩個人玩笑一場後,皇上略帶愧疚地告訴甄嬛,因為瓜爾佳氏上表群臣反對,不能很快讓甄嬛父母入京看望。甄嬛試探皇帝能否徹查當年之事,皇帝認為祺貴人和瓜爾佳氏暫時無隙可查,委婉拒絕瞭甄嬛。

甄嬛表示,自己可以等。

這件事情,其實是祺貴人甘當皇後的出頭鳥的主要原因之一,除瞭嫉妒和糙米事件,祺貴人和甄嬛在後宮的爭鬥,也是雙方傢族勢力在前朝角力的縮影。如今甄嬛在度得寵,六阿哥眼看著可能成為儲君,祺貴人和瓜爾佳氏必定如坐針氈寢食難安,怎麼能一舉鏟除甄嬛和六阿哥,祺貴人比皇後還要著急呢。

所以整場滴血驗親,祺貴人甘願出頭當“告發者”,一直信誓旦旦地重復“甄嬛和溫實初有私情,六阿哥並非龍裔”不僅僅是她傻蠢,也是因為她必須這麼想這麼說,瓜爾佳氏才能有活路。

而且祺貴人是整場真的相信甄嬛和溫實初有私情的人。

皇後: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本宮都可以把她做成真的。

甄嬛回宮的消息,皇後和太後一直心存疑慮,因為皇後設計純元故衣事件的時候,主要目標不是皇上,而是甄嬛,她心知甄嬛是個非常傲氣的人,如果知道自己隻是個替身,是不會再和皇帝和好瞭,結局也的確合乎皇後的想法,甄嬛寧願把女兒托付給敬妃也要出宮。

所以甄嬛回宮後,太後才冷臉問她為什麼要回來。

而皇後會醫術,加上對甄嬛的懷疑,她可能懷疑過六阿哥的出生有問題,但是沒有證據。

然後接下來:

甄嬛和槿汐在用白礬和鳳仙花染指甲,甄嬛說祺貴人這幾日一直從外面叫姑子來講經,槿汐有點詫異,因為這幾日皇後令她培訓新來的小宮女,沒有顧得上這件事情。這個姑子其實就是凈白,皇後為瞭滴血認親事情萬無一失,是很有可能事先串供,排練瞭好幾遍的(這個我接下來會提到),考慮到槿汐的謹慎敏銳,還特意調開瞭槿汐。足以證明皇後這次是準備萬全,不容有失。

這裡補充一點:因為原著裡提到過,是甄嬛自己用指甲染瞭滴血驗親的水,同時電視劇裡又給瞭甄嬛染指甲的鏡頭,所以有人認為最後是甄嬛染瞭水自導自演,這裡電視劇有疑義。因為之後的鏡頭,甄嬛都沒有碰過那碗水,而且她的指甲上都戴瞭長護甲,很難直接接觸到水面,這裡或許是提示,皇後是怎麼拿到白礬又是怎麼下藥的。

瑯琊榜裡,靜妃娘娘識破內奸小新的證據非常簡單,一切的局最後的關鍵都在一個宮女身上,這個宮女,可能不是內奸嗎。化用一下就是:“無論祺貴人告發熹妃,鋪排瞭多少伏線,要讓多少人牽連在內,最終的目的,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最後的一碗水身上,那麼這碗水,皇後會讓它有別的可能性嗎。”

這場戲,除瞭祺貴人和幾個低級妃嬪,沒人真的相信溫實初和甄嬛有私情,有孩子。

好的繼續劇情:

第一段 玢兒

江福海來永壽宮請甄嬛去景仁宮,甄嬛坐下後,皇後隊伍早就蓄勢待發,而甄嬛隊伍還懵懵懂懂,但是已經覺得事情不妙氣氛凝重。先是皇後假做不耐煩的問祺貴人為什麼要把大傢聚集起來。

祺貴人氣勢洶洶地站起來告發:

熹貴妃私通,穢亂後宮。

這裡給瞭甄嬛和寧貴人鏡頭,她們倆都慌瞭一下,不過接下來祺貴人說出“太醫溫實初”的時候,兩個人都放松瞭,明白瞭這不是皇後發現瞭什麼切實證據,而是有一場有計劃的陰謀。

這時候寧貴人開始瞭第一波試探,寧貴人也可以說刺客瞭,她先是冷笑表達自己的不屑,逼祺貴人賭咒發誓,而祺貴人真的開始用傢族賭咒發誓後,甄嬛就知道,這次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而是一個醞釀已久的大陰謀。

(這裡看,祺貴人敢用自己的傢族起誓,說明她是十拿九穩,那麼她為什麼這麼肯定,就憑幾個丫鬟尼姑的證詞,顯然不是。這幾個人都是紅口白牙,當流言處理還可以,當正經的證據不夠格。之後祺貴人可是首先提出滴血認親,說明她的信心在那碗水)

然後就是皇後方流暢完美的接話:

先是康答應捧哏,說自己以前聽說過甄嬛當初入宮得病,就是溫實初治好的。等一下,你好像剛剛入宮沒多久吧,怎麼這麼快的就聽說瞭三四年前的事情瞭。然後是假裝甄嬛姐妹的安陵容開口,表面上為甄嬛開脫,實際上句句釘死甄嬛和溫實初不僅治病,他們還是青梅竹馬,兩個從小就認識。

祺貴人接話:原來孽情深種,始於當日。(拽詞背稿明顯)

貞嬪馬上補刀:如此說來就是青梅竹馬瞭。

祺貴人再次補充:不僅如此,溫實初還曾經上門提親,帶陳四傢的(玢兒)。

從祺貴人告發到帶玢兒上場,除瞭寧貴人插話一句外,剩下的隊友們接話迅速,承轉契合流暢自然,除瞭安陵容外,剩下的人的知識儲備和智商都超常發揮,連成語都連用瞭好幾個,像極瞭老師提前預備的公開課的樣子。

接下來帶玢兒上場,這裡祺貴人又透露一點,玢兒上場後一直沒說話,祺貴人恐嚇她皇後面前要大聲回話,陳四沒教你規矩嗎。而結合玢兒後來露出的傷痕,祺貴人的真正意思是:如果你不出賣甄嬛,我就讓陳四打死你。

(說明玢兒一開始是不願意的)

然後玢兒開始說甄嬛和溫實初的糾葛:

這時候端妃突然出聲問瞭一句:

這個答案對端妃很重要,敬妃和甄嬛有朧月的聯系,端妃卻是一個多疑的冷靜派,她現在需要做一個決定,究竟是相信甄嬛還是相信皇後。同時端妃的突然發問也很妙,我估計皇後給玢兒準備的稿子很長,會鋪墊好多什麼小姐當時和溫太醫經常一起玩啊,欲拒還迎的寫軟文,最後跟羅密歐和朱麗葉似的生離死別。

端妃:不想聽那麼多,就一句話,答應瞭嗎。

玢兒:沒有。

這時的端妃才真正判斷,甄嬛和溫實初沒有感情,這是皇後的陰謀。根據端妃對甄嬛心機的瞭解,甄嬛真的喜歡溫實初的話,費盡心機也不會嫁給皇上的。至少不會讓皇後這麼簡單地鬧到明面上。

敬妃也定心瞭,開始維護甄嬛。

這時候的甄嬛一直沒有出聲,她在隊友和皇後方面的談話中,一直在分析和判斷信息,皇後究竟知道瞭多少,殺手鐧是什麼。而玢兒這一波,雖然說得好聽,可以沒有實際證據。

而玢兒明顯偏向甄嬛的,說瞭很多對甄嬛有力的證詞。

就算最後真的說一句有感情,也是以前的事情瞭,皇後等人大張旗鼓也不是為瞭討論舊事的,所以祺貴人馬上拿出瞭第二個證人。

第二段 斐雯

玢兒的價值在於她是甄傢舊仆。

斐雯的價值在於她是永壽宮的宮女。

但是這一段的證詞,基本上和玢兒的證詞一樣“莫須有”。

但是斐雯的優點在於:她是真的來攻擊甄嬛的。

斐雯說:她見過溫太醫的手拉著娘娘的手,又見到溫太醫袖口的花紋是竹葉。

然後又到瞭皇後隊友添枝加葉的環節:祺貴人說哎呀你見到的是拉手,你見不到的地方呢,貞嬪也連聲附和,兩個人叭叭叭,感覺馬上就能用意念寫出三萬字小黃文。

但是!還是沒有真正的證據,全靠人言和現編,可信度很低。

而一直沒有開口的甄嬛,也開始她的第一次反擊。

甄嬛:斐雯你是我的小宮女,自然要做好自己的分內之事。

斐雯連連點頭。

甄嬛:那你可曾擦好我桌子上的琉璃花樽瞭。

斐雯連連點頭。

甄嬛開始大聲冷笑(這是一種心理戰術,向大傢表明對方錯的可笑,讓對方自亂陣腳。)

槿汐不屑說明:娘娘的正殿上何曾有過琉璃花樽,那分明是青玉的。

(原著裡斐雯說對對對,是青玉的後,槿汐笑得更厲害,說娘娘的桌子上從未放過花樽。)

斐雯開始慌瞭,皇後隊伍也開始有些慌張。

甄嬛開始快速質問斐雯:

你伺候我,不幹好本職工作,反而日日看哪位太醫的手和本宮的手,而這些事情別人看都不敢看,你卻看得真切,這合理嗎。

甄嬛的這個花樽提問,其實是隱含瞭三點。

第一這個斐雯品行不好,撒謊成性,不值得相信。

第二這個斐雯也算不上是近身侍婢,要不然怎麼連有沒有花樽又不知道。

第三這個斐雯本職都幹不好,又不是受信任的婢女能看到這麼私密的事情,要不然時時窺探(這和揣測上意一樣是罪名)要不然舊事腦補瞎編的,很可疑啊。

而端妃和敬妃也很快的發現瞭這三點,兩個人很快就給斐雯下瞭新定義:一個分外留心自己主子言行的低級宮女。她的話不足為信,背後一定有陰謀。

而欣貴人也急急忙忙想要給甄嬛出力,表示祺貴人一向和熹貴妃不和睦,這個宮女怎麼就敢去找祺貴人。

但是沒什麼說服力,被貞嬪的話化解瞭。接下來真刺客安陵容又上場瞭,表示甄嬛是在甘露寺修行過的人,怎麼會做如此淫亂之事呢。

安陵容這個人很有意思,一方面人設小傢碧玉溫柔體貼一方面文化水平不高說話很粗俗。所以她的話語裡的真實意圖都在她的粗鄙之語瞭。而安陵容的“淫亂”二字,也是提示瞭祺貴人不要戀戰,這兩個證人都沒用瞭,趕緊引出下一個證人。

甘露寺的凈白。

第三段 凈白

從玢兒到斐雯,再到凈白,皇後方面雖然有意制造出甄嬛和溫實初是青梅竹馬,餘情未斷,但是基本上都是靠腦補,玢兒猶豫不決斐雯浮躁緊張,都是不堪大用。

而這個老道狡猾又和甄嬛有舊怨的凈白,才是皇後方面的重要認證。

而在凈白出場之前,先說皇上吧,皇上也終於姍姍來遲。

這句話可以表明,皇帝對皇後的隱隱不滿,後宮不安自然是皇後無能,而看著這大張旗鼓的樣子,皇上也知道這是針對熹貴妃的把戲瞭,這次皇後等人把一國之君可能被綠的慘事,當成公堂斷案般公之於眾細細推論,皇上心裡極為不滿,這時候還不知死活撲上來喊著“告發熹貴妃私通”的祺貴人,正好撞到瞭皇帝的槍口。

一耳光,不僅僅是對熹貴妃的維護,也是對皇後派系的警告和膩味。

不過皇後等人排練已久,怎麼可能放棄,皇後表面還在維護熹貴妃,執意查清要還熹貴妃一個清白,招來姑子凈白。

這個狡猾的姑子一出場,就端著自己“世外高人”人設。增加自己的可信度。

一席話,避重就輕故意模糊細節,引發有心人的無限猜想,再加上一副不入紅塵的世外高人之模樣,比斐雯信誓旦旦的看見要令人相信。

不過甄嬛方的真刺客寧貴人上場,一席話就讓甄嬛捏住瞭凈白話語中的把柄。

首先我們要確定:凈白不知道寧貴人的甄嬛的隊友,她是想討好這個皇帝的寵妃。

凈白剛剛說自己久不入宮,不解凡塵,可是馬上就能對寧貴人分析出寧貴人的位份,又知道她得皇帝的寵愛,分明是個後宮百事通啊。

甄嬛稍稍定心。

皇後又在此時開口,故意詢問皇帝是否讓溫太醫時時刻刻探望,實際上有是在眾人面前提醒皇帝:親,你的綠帽簽收瞭嗎。

皇上不喜歡皇後不是沒有道理,皇後最重要的都是自己的利益。

皇上在種種的證據下,疑心病終於發作,艱難地問甄嬛:

你有沒有。

甄嬛此前一直坐的安安穩穩,冷艷無比,是為瞭向大傢證明她一點不慌。

不過皇帝一問,美人立刻含淚搖頭,表明自己是無辜被冤屈。

而甄嬛未說之言,好隊友敬妃替她補全。

這裡我們必須要提到江福海來找溫實初的時候,溫實初很訝異,他說微臣從來不侍奉景仁宮,今日皇後娘娘找我做什麼呢。這裡的關鍵信息是:溫實初從來不替皇後派系看病。所以如果這次坐實溫太醫穢亂後宮,甄嬛派系的嬪妃個個都會有嫌疑失寵,而皇後派系的妃子卻不會被波及。

皇後選中溫實初做突破口,不僅針對甄嬛和六阿哥,也是想把甄嬛派系全部殲滅。

皇上雖然有瞭疑心,可是此時他還是維護熹貴妃說:

這裡皇上這話說的很勉強,他一方面是為瞭維護熹貴妃,一方面也是維護自己皇帝的尊嚴。在六宮妃嬪之前,承認太醫和自己的寵妃有私情,這個太醫還為自己大多數的妃嬪診過病,這會是多麼大的醜聞!!

但皇上的托詞,不能阻止皇後派系的計劃,她們的計劃裡,受益人可不包括皇帝,皇後隻要熹貴妃派系死嗎,當然不是,祺貴人接下來的話才是皇後這次聲勢浩大的滴血驗親的真正的目的:

六阿哥弘曕的身份與繼承權

三個證人,三次辯論,六宮矚目前朝插手,重要也不重要,因為沒有切實的證據。真正能至熹貴妃於死地,打壓熹貴妃派系裡位高權重的妃子,一舉消滅宮裡的三個熹貴妃的孩子和沈眉莊的這胎的關鍵證物:是這碗水

那麼,皇後,會讓這碗水不聽她的話嗎。

我們先看劇情,最後我會匯總分析:

在祺貴人說出“如果六阿哥並非龍裔,這萬裡江山,皇上豈不是拱手他人瞭。”的時候,皇上終於被架在瞭火堆上,祺貴人這次精準的戳到瞭皇上的肺管子(要不然事前有劇本,祺貴人的一貫低智商能說出這樣精準的話),這次即使溫實初慎貝勒再三懇求,熹妃再梨花帶雨,皇上也命蘇培盛帶三阿哥過來,命人準備水來滴血驗親。

這時候皇後還是六宮之主,還是皇後來準備水。

這裡熹貴妃又下跪求皇上慎思,不過熹貴妃這次下跪,是給她一會扳倒皇後做個鋪墊。因為端妃的提議,孩子會和溫實初驗血。在熹貴妃的設想裡,是很確信這次滴血驗親不會成功的,熹貴妃這時想:這怎麼會成功呢,我現在先楚楚可憐一下,等一會皇上知道我被冤枉瞭,會更心疼我。

這時皇上還是比較溫情地先讓熹貴妃起來,這時說什麼都沒用,看結果吧。

這碗水

這裡看眾人的表情

祺貴人:大事已成,得意洋洋。

熹貴妃:不可能!!一定哪裡不對!

溫太醫:這不可能啊!!

皇後:皇後反應的非常迅速,一秒的猶豫都沒有,馬上給甄嬛定罪。(公開課)

皇後這一連串定罪和處置,就看出皇後對此事蓄謀已久,這裡不僅僅是寵妃還有太醫和皇子,況且皇上就在一邊,雖然皇後統領六宮,但是戴帽子的是皇上呀,皇後如此凌厲迅速的處罰,完全越過瞭皇上,特別是即刻杖斃溫實初,人死後血液就會凝固,如果甄嬛反應不及時,即使她後來再想和皇上滴血驗親(皇後不知道十七)。

無論什麼結果,皇後都可以以當日六阿哥和溫實初血液相融,這樣的孩子血統實在不明為理由挑動皇上的疑心。

而甄嬛同樣反應激烈的懷疑和“誰敢!”,也讓皇後知道瞭,甄嬛和溫實初的確沒有私情。

所以皇帝開始目光陰鷙的巡邏全場的時候,皇後非常心虛,生怕功虧一簣。

皇帝面對這樣的“鐵證”,非常傷心也暴怒地問甄嬛:

這裡他問的不僅僅是甄嬛,也是自己的母後,皇後知道太後和隆科多的舊情,也知道皇上的心結,所以她知道,隻要自己有證據,皇上對太後壓抑的懷疑和忍耐,都會千百倍的施加在甄嬛身上。

祺貴人最後的得意,皇後的不安,甄嬛的思考,皇帝的傷心。

甄嬛不愧是聰慧無比,滴血驗親三要素:父親,孩子,水。如果父親和孩子都絕對沒有問題,問題會在哪裡呢?水!是水!

我們現在想起來好像很簡單,可是在那個皇後現在制造輿論壓力,然後被皇上怒罵,而且甄嬛本身確實有鬼的情況下,甄嬛的反應,真的很迅速瞭!

她馬上抓過槿汐和蘇培盛的手,把血也滴入,蘇培盛是太監,和槿汐年齡差不多又是菜戶,要是說這幾個人之間會有什麼關系,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又給瞭皇後心虛的表情,她入宮沒做手腳為什麼會心虛呢。

祺貴人:什麼!這和皇後娘娘和我說好的不一樣啊!

安陵容康常在:完瞭完瞭、、、、

看欣貴人:什麼玩意?連續翻轉吃瓜?到底怎麼回事啊(正常人反應)

皇上:哈哈哈哈哈!朕就知道!

槿汐:喜極而泣

敬妃:來不及開心的驚訝。

端妃:端妃急的站起來看,死死地握著手帕,這是怎麼回事啊。

皇後:一臉陰沉地盯著甄嬛,這賤婢腦子轉的太快瞭吧。

甄嬛:穩瞭。(後怕的流淚。)

然後是甄嬛派系的反撲,皇後派系已經不敢說話瞭。

至於皇後說這招太簡單瞭,自己沒有必要做。這是皇後一貫的托詞瞭,她上次還跟太後嘴硬自己沒有搶齊妃的兒子。而且如果你真的沒有做,為什麼出現瞭多次心虛的樣子,繪春又及時的跪下來說是自己摸過瞭白礬,你可以直接說自己沒做過,讓皇上去查。

所以我的推論,無論書裡還是電視劇,皇後都在水裡添加瞭白礬,力求完美。

甄嬛派系勢力的壯大,六阿哥的降生,還有祺貴人害怕甄嬛給甄傢申冤,使得皇後想出瞭“滴血驗親”的計策。前面的三個證人,玢兒斐雯凈白的假證詞就可以表明,皇後沒有確實的證據,所以先制造假象逼得皇帝處理甄嬛,真的那麼篤定,直接讓祺貴人密告皇帝,皇後擔保安陵容吹風,把六阿哥和溫實初抓過來驗親不就行瞭。

但是皇後根本不確定甄嬛和溫實初有沒有私情,所以隻能這樣制造輿論瞭,讓皇上也很不滿。

每當皇後的利益和皇上利益對立時,皇後都是根本不想的拋棄皇帝瞭。這個滴血認親的事情,其實皇後一開始沒想到甄嬛那麼有急智,發現她做瞭手腳,皇後想的是隻要我把這個事情放到臺面上,三個證人一碗水,無論滴血驗親是不是科學的研究方法,甄嬛都擺脫不瞭和男人進宮前有感情出宮後不檢點的名聲。至於皇上的名聲,那和我有什麼關系,我是平定後宮的賢後,皇上就是寵幸奸妃被蒙蔽的昏君。如果不是甄嬛發現水裡有白礬揭發瞭皇後,一下子從嫌疑人變成瞭受害人,完全推翻這次滴血認親的公正性,皇上已經對甄嬛疑心並想殺瞭甄嬛。皇後要的是疑心和輿論逼迫,甄嬛派系全滅和自己的賢惠名聲作為立儲時的資本,如果讓皇上自己去查,皇後能得到的利益就少瞭,而且很可能最後查到甄嬛和溫實初什麼都沒有(皇後不知道十七),還損失瞭祺貴人。當然,這是皇後的角度,不是說她做的對,她把事情擺到明面上真的蠢,利令智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