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ohigo.com / 0浏览

(二)北域篇

  (一)

  北域有四座城,除卻前文提到的冰之城和桑桀城,還有迷霧城和極光城。除瞭冰之城,其他的城市都十分的荒涼。無他,北域天氣極端,四季都是冰雪覆蓋,七月才有短暫的升溫,因此物資稀少,人跡罕至。來這裡的人,要麼逃命,要麼殺人要隱姓埋名。還有另外一些人,像我這種,則是為瞭萬書閣。

  萬書閣在中原地區沒有分閣,都是在北域的四座城市都有。也許他的創始人,希望這些書籍保存的久一些,能傳播知識,但不至於被輕易得到。知識的獲得本來就是不容易的,我大抵也明白。都是,誰能告訴我,我都拿瞭月狼首領的角瞭,卻還有兩個甲等任務要去做?

  好累啊,美少女隻想躺平!可是,離靈泉現世還有差不多一年的時間,我的武器還沒打造出來,關於肉身制造的方法也沒弄到手,現在我隻覺得,一個頭兩個大,急得我像熱鍋上的螞蟻。

  想著速戰速決的原則,我領瞭任務,再度出發瞭。發佈任務的女修士告訴我,如果我完成瞭剩下的兩個任務,領上信物直接去極光城,那裡會有我需要的東西。

  我想,她一定是占星師吧?要不然怎麼知道我需要什麼東西?不過秉著寧可信其有的精神,我還是決定瞭做完任務就直接去極光城,而且不論是前世還是現在的我,都沒見過極光。

任務一已經完成。

  “任務二:

  等級:甲等

  修為要求:金丹

  要求:冰原幻境將在明日開啟,進入雪皇的宮殿,拿到雪皇之淚。

  註釋:雪皇之淚是雪皇權杖上的一顆寶石,呈藍色,有空間,儲存瞭雪皇所收藏的秘籍和財富。

  任務領取人:傅醒。”

  由於北域沒有人認識的人,我直接把名字改成瞭傅醒,是我前世的名字。

  “任務三:

  等級:金丹及以上

  要求:冰原幻境的冰蟾蜍的涎液。

  註釋:冰蟾蜍為劇毒妖獸,需要做好防護措施,不然會有生命危險(被劃瞭凌亂的橫線),不然一定會死。

  任務領取人:傅醒。”

  頭一次見到把“不然一定會死”這種話寫進任務欄裡的任務,不過,它都這樣寫瞭,一定很難吧?我現在還沒有金丹後期,越到後期修為越難漲瞭,半年前我已經是金丹中期,現在還是。

  但是沒辦法,我要進萬書閣,這些任務,我隻能硬著頭皮上。

  為瞭自由。

  說起來,許渚白在傷好之後依舊待在我的空間裡,沒有離開,他似乎一定要做些什麼來報答什麼我,來撇清和我的關系,因此我隻能將領取的任務告訴他,讓他幫我去取冰蟾蜍的涎液。

  “你有沒有搞錯,你讓我本大爺我去那一個畜生的口水?”他直接炸毛,“我去拿雪皇之淚,你去接口水。”

  我看著他從粉色的唇裡吐出“本大爺”,然後問,“你知道一個幻境開啟,一定回去很多修士的吧?你一個妖族,單身前去,會被當作獵物一起被幹掉的。”

  “即使你很強,但是也幹不過那麼多人,你不想我再去救你一次吧?”

  聽到我的假設,他聽到笑話一般嗤笑道,“你也太抬舉自己。要不是你有個空間能活物,屏蔽外界的神識探查,你以為憑自己的修為你打的過誰?你一個小金丹,別太自信。”

拜托,這樣的空間就很牛逼瞭嗎?真是一個臭屁男,即使長得好看也拯救不瞭他別扭的脾氣。

  “那我也救瞭你,叫你幹啥救幹啥,做完趕緊給我滾,哼!”我收拾好東西,一揮手將許渚白塞進空間,背上剛買的幻境地圖就出發瞭。

  桑桀城離幻境大約有50千裡,而開啟時間大概在明天正午時分,真是個好時間,無論是晚睡的還是早起的都能來瞭。等我趕到的時候,幻境門口已經等待瞭許多修士。

  一隊是北域的修真門派,叫什麼我不知道,他們全身身著白色的服飾,不顯寒酸,一看衣服就是上等品質,泛著淺色的光,應該是某種防禦的法陣,有些學院會在弟子的衣物上做文章,可以增強防禦力和攻擊力。腰間別著長劍,就是那種很長的劍,大概有1.2米左右,長到我擔心他們在拔劍的時候戳到自己身邊的人。

  另一隊則是專收冰靈根弟子的新月宗,至於我為什麼會記得,倒不是他們門派有多牛,而是一位他們這個門派全是漂亮姐姐。他們屬於半隱世的宗派,這次應該是來給自己的新弟子做歷練。

  第三隊應該是由散修自發組成的隊伍,這種隊伍經常有臥虎藏龍出現,爽文的主角一般都會藏在散修的隊伍,關鍵時刻發光發熱,驚艷眾人。不過季塵的劇情還沒走到這裡,現在他應該跟著虛谷道長學習劍法,不日就要去冶劍谷挑選自己的本命劍器瞭。唉,半年多不見,不知道他和霍佩佩走到哪步瞭。

書中的劇情好像是霍佩佩被妖族的賞金獵人追殺,遇上瞭正好做完任務悠哉悠哉回來的季塵,然後被他英雄救美,二人就此相識。

說遠瞭。

  至於剩下的,就是像我這種獨行的,一般不會選擇直接露面,畢竟在這種地方一個人是很危險的,越少人看見越好。

  我在所藏匿的地方做好空間標記,為瞭防止意外,給許渚白也做瞭一個,

  “到時候你就直接回來這裡等我。”

  “看不出來你還會做這種東西,明明看起來不是很聰明。”

我當做沒聽見,看著人群默不作聲,實際上在思考一個人獨行是不是太過冒險。

  空間轉移的陣法,在進入幻境之前,一般門派都會給自己的弟子發一個用來保命。像是小說裡什麼一捏碎就可以傳送到幻境外的木牌,也屬於小型空間陣法。這東西不罕見,但是難做,距離越遠越難做。畢竟空間的轉移不止是關乎距離,還有時間。

  我可能是在這方面有一點天賦,但是我在觀星和藥物的辨別方面無從下手,在打架方面也是憑著一腔熱血硬抗。唉,還好空間轉移在逃跑方面很是實用,讓我幾次順利擺脫危險。

  太陽上升至最高處,耳中傳來什麼東西被打開的聲音,一瞬間冰雪覆面而來,差點沒把我淹沒。

  冰原幻境開瞭,幻境四周頓時爬滿冰霜,冰柱尖銳地指向眾人,好像在排斥又好像在歡迎。三個隊互相攀談瞭什麼之後就默契地先後進去瞭,白色的光芒將他們淹沒,四周除瞭鳥鳴就再沒瞭人聲。

  我裹緊白色的狼毛大衣,緊隨其上。順口一提,這種毛茸茸的衣服穿起來讓我顯得很無辜又可愛,可以讓我扮豬吃老虎。

  幻境裡是更大的雪,更刺眼的光芒,我不得不找個東西蒙上眼睛。將許渚白扔開之後,我隻能一邊隱蔽自己的蹤跡,一邊尋找雪皇的宮殿。據萬書閣分閣給的資料所言,這個幻境一共開啟過三次,都沒有找到雪皇的宮殿。按理來說,宮殿的占地面積一般都很大,而幻境的空間有限,不可能找不到。

  除非,這裡有什麼東西把宮殿藏起來瞭。像我這樣有撕裂空間的人或者精怪?這個可能性還是挺大的,不過不可能沒有人猜到才對。這個任務未免太難瞭吧,我隻能抱怨著前進,即使我毫無頭緒。

小說裡沒這個副本的劇情。

好像沒有,記不清瞭。

  不過這幻境被雪皇打理地很好,連我這種門外漢都能從這個空間的佈局感受到雪皇的用心。幻境確實不大,隻有一座小縣城那麼大,卻有高聳如雲的山峰,白雪覆蓋,群鳥掠過,吹散雲的形狀。還有一條瀑佈從半山奔湧而下,橫穿整個幻境,等流到我所在的地方,已經結瞭半米厚的冰層。至於其他的佈景,我不好說,也許之前是茂密的森林,雪下可能掩埋著花和種子。真的有人喜歡寒冷嗎?也許在雪皇隕落之前,這個幻境不是這樣的。至少不會是,隻有冰雪。

  我獨自前進,避開人群,順著河床,從尾走到頭。山是枯瘦的山,樹木由於被雪覆蓋地太久,隻剩下枝椏。看來我猜的不錯,如果這個幻境一開始就是白雪覆蓋,那麼就不會有長得那麼高的樹,而不會有那麼多棵老樹,這些樹至少有一百多年多樹齡瞭。

  我靠著樹,就地打瞭個座,順便思考是不是要融瞭這冰雪才能找到宮殿。

  “唉,毫無頭緒,仙女好累啊。”我裹緊瞭自己的外套,在雪地上打瞭一個滾。雖然我已經修仙瞭,但我的靈魂還是個廢柴。

  “噗,你還是個仙女?”

  我順著聲音望去,看見我躺著雪地旁邊的枯樹枝椏上,站著一個抱著劍的帥哥。

  媽媽,你的女兒可能要談戀愛瞭。

  等等!怎麼會有人在這裡?他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沒發現?

  “你是?”我趕忙從地上爬起來,手摸上武器。那是一把都要斷瞭的劍,之前砍狼王砍爛瞭,沒錢修。

  他看著我的動作,笑瞭一下,“你一個人來的?你不害怕嗎?”

  救命,現在他就像一個壞人做壞事前的危險發言。

  “是又怎麼樣?”我之前用法器隱藏瞭修為,現在估計看起來就是勉勉強強的金丹前期修為,雖然我看不透他的修為,但是根據我的第六感,他的修為沒我高,似乎還沒結丹,並且我還有很多武器。

蘇鈺的天賦真的很好呀,我能不能也搞個這麼牛逼的肉身?讓我睡覺也能修煉?

“你不會欺負我吧!”我沖他說道,聲音居然還有恰到好處的顫抖。營造出一種雖然我是金丹,但是我很好騙的錯覺。

  哎呀!說不定人傢不是來打架的呢?真是的,這半年的腥風血雨都給我搞的很魔怔。

“啊?”他愣瞭一下,似乎沒想到我會這種反應。

  “我隻是來見識一下世面,畢竟我之前還沒來過這種級別的幻境呢。”額,如果真的要評級,雪皇的幻境其實也隻是丙級,迄今為止沒出現過什麼強大的妖獸,更沒出現過什麼傷亡。但是我在這裡要給他留下一種沒見過世面的貧窮的自強不息的少女形象,所以我要這樣編排。

我也太聰明瞭!哈哈哈!

  一個什麼都沒有的人,還是異性,又軟萌又可愛,很容易讓對方戒下防備。當然,我都是猜的。

  “你別緊張,我隻是碰巧和我的師兄師弟們走散瞭,所以到處逛逛,正好遇見你瞭。本來我還有點害怕的,但是遇到你我感覺好多瞭。”他笑瞭笑,我頓時大喜,眼前的男人已經被我拿捏瞭。

  “啊?”但是他這話說的,什麼叫遇到我感覺好多瞭?

  一個身強體壯,抱著1.2米長的劍的劍修對我說他有點害怕,我是不信的。

“在下藍鶴知,是朝劍宗的弟子,師姐能不能送我去找找師兄師姐?”

  “求你瞭,我也是第一次來這種幻境,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什麼妖獸,害怕得緊。”他從樹上落下,站在我面前,居然比我高瞭兩個頭,一臉懇求地看著我。

萌——猛男撒嬌?

  拜托不要用那種撒嬌的語氣講話,我們不熟,而且我真的會拒絕不瞭啊。

  “好吧。”我的嘴你怎麼回事?你怎麼就答應瞭,我們根本不知道他是不是壞人啊!

  接下來,我六分後悔,兩分嬌羞,一分懊惱,最後一分生氣地吃著藍鶴知煮的佛跳墻。

  廚藝好的肯定都是好人啦!反正如果我們打起來,我實在打不過的話,我還能逃跑。很久以後,我被藍鶴知告知,他是為瞭躲避一個煩人的師妹才故意和隊伍走散,並且,從小就生活在朝劍宗的他表示,頭一次見我這種長的一般還自稱仙女又不修邊幅肆意放松不顧形象的女子,一時間起瞭好奇心,就跟我搭瞭話。

  有種,生活在被美麗環繞的人突然被醜陋(?)的某種東西(?)吸引的滑稽感?為什麼我要這樣編排我自己?要自信!我是仙女!還是快點想辦法完成任務好瞭。幻境沒有日夜之分,時間流速和外界之比大概是1:1,直白一點來說,這個幻境雖然是雪皇這種化神期的大能一手建造,但是它沒有完成。我痛苦地望著瀑佈,陷入瞭沉思。

  “藍師弟,你知道雪皇是誰嗎?”

  抱著劍的少年看瞭我一眼,然後壞笑道,“想知道?求求我。”

  喂!剛剛你求我保護你的時候你可不是這種語氣!

  但是我已經累瞭,如果能動動嘴皮就能知道,那我很樂意。

  “求求你告訴我!”

  “你這人,怎麼那麼沒有骨氣?”他嗤笑,然後抱著劍坐在我旁邊。

  “雪皇出生北域,生前名忘舟,姓氏不詳,是個不折不扣貨真價實的天才。他三歲就能禦氣,使用法術,後被新月宗的開創者收入親傳弟子,20歲就已經是半步化神,大傢都以為他能成為第一個踏入仙門的修士。但是這個時候他卻愛上瞭一個女修士。本身雪皇找到伴侶是件可喜可賀的事情,但是那個女修士卻是個平常不過的修士,在修煉上沒有十分耀眼的天賦,容貌也是普通的迤邐,也沒有耀眼的傢世,因此被其他女修士嫉妒。後來雪皇為瞭愛人遠離世間的煩憂,就創造瞭這個空間,隻不過空間還沒創造成,女修士就被他狂熱的追求者殺害。雪皇認為愛人慘死是自己的錯,因此就在這個幻境自殺瞭。”

  我沒想到這個幻境的由來竟然是這樣,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一代元嬰大能居然不能保護自己的愛人?那他修煉的意義是什麼?

戀愛腦恐怖如斯。

  藍鶴知看著我,似笑非笑,“怎麼樣,是你需要的嗎?”

  “嗯,謝謝師弟,以後有啥事,隻要我能辦到盡管來找我!”反正以後我就不是我瞭,隨便怎麼說啦。

  “真的?我這眼下確實有件事需要你幫幫我。”

  什麼鬼?他絕對是故意的!

  (二)

  第二天我被帶回劍宗隊伍的時候,一個少女看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砍瞭。

  “你,你們好~”隻要我願意,我可以假裝萌妹,我不想被砍,所以要讓漂亮姐姐喜歡我,可憐我,愛上我(不是)。

  “你是誰?藍鶴知為什麼帶著你!”

  請問,為什麼我是藍鶴知的心上人,尋找會被他丟在劍宗的隊伍裡面對眾人好奇的眼神?這個人設崩瞭吧!雖然說後面還有劇情,但是是崩瞭吧!崩瞭吧?

  “我昨天。。。被妖獸追,是藍。。。兄救瞭我,他怕我再被妖獸盯上,就帶著我一起。”聽著自己嬌軟的聲音,我起瞭一身雞皮疙瘩。

為瞭讓謊言更加真實,我的修為又被壓倒瞭築基期,這樣才能被救。金丹什麼的太猛瞭,一拳一個小怪獸好吧。

  少女思考瞭一下,似乎在思考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我也可以保護你,你跟著我吧!”然後拉著我走到瞭她帳篷裡。

  ???我這一刻滿腦子都是問號,然後我發現隊伍裡的其他人也都是問號臉。不應該是白蓮花少女被惡毒女配挑刺然後哭唧唧被男主角解圍順便撒狗糧嗎?她該不會想在帳篷裡修理我吧?

  “我還以為能看見木師姐和那個女修大打出手呢!”

  “是不是木師姐準備私下處理掉她呀?”

  外面的議論聲好大啊,他們甚至恨不得把頭伸進來在我耳邊說。

  我害怕極瞭,但是當這個木師姐將一件特別厚的皮大衣套到我身上的時候,我更害怕瞭,她握著我的手,“你冷不冷,我這有熱水你喝嗎?你修為太低,應該不會驅寒訣吧?等會我給你找塊暖陽石。”

  我點點頭,“謝謝姐姐,你真好。”甚至擠出瞭兩滴眼淚,看著她。

  她果然拿出瞭一大杯熱水,然後塞到我手裡,然後在自己的隨身空間翻瞭一會終於翻瞭一塊赤紅色的石頭給我。

  “我叫木遲,你叫什麼?”

  “傅醒,太傅的傅,醒來的醒。”我接過暖陽石,手果然暖瞭起來。它也不像暖寶寶,隻是手熱,而是某種可以傳遞的熱量,傳遞到我身體各處。嘖嘖嘖,太神奇瞭。(蘇鈺很早就會驅寒訣瞭,畢竟師傅和傢長都是修為很高的修士,因此記憶裡沒用過暖陽石這種雞肋的東西,因為這種石頭隻要釋放完熱量就會變成普通石頭。)

  “你一個築基期的小修士跑這裡來幹什麼?要不是藍鶴知救瞭你,你就要喂妖獸瞭。”

我斬的妖獸沒有100,也有50瞭,普通妖獸根本傷不瞭我。

  不過這一切都是為瞭報答藍鶴知的科普之情,他說他這放蕩不羈的人生有個煩惱,就是太招女人喜歡。有些女修天天來找他,讓他很困擾。因此拜托我,讓我假裝成他的心上人,然後告訴別人他已經是有傢室的人瞭。

  不是,大哥,沒必要做到這個程度吧?您是不是太自戀瞭?跟姐妹們說自己不喜歡她不就好瞭嗎?但是由於我之前嘴滑答應瞭幫他的忙,現在隻能啞巴吃黃蓮,逢場作戲。然後他給我的設定是,出瞭幻境就跟他一刀兩散,他就做出傷心欲絕的樣子,今後逢人就說自己已經有心上人,但是那人不喜歡自己…….

  您不去當編劇很浪費天賦啊!求求你去寫話本吧!

  我看著眼前面容清麗的少女,有些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喜歡上這種人一定很累吧!

  “我和傢裡鬧矛盾,偷跑出來,然後迷路瞭,看到很多人往這個幻境來,我也就跟著一起來瞭,沒想到一進來就遇見瞭妖獸。”這個幻境是沒有高階妖獸,有一些低階的,練氣期就能殺死。而我現在的人設是沒用的拖油瓶,專門惡心木遲師姐。不瞭吧,這個師姐好像沒有討人厭,反而很討人喜歡啊。

  反正不必要的情節可以省略,隻要木遲師姐知道藍鶴知有心上人就好瞭吧?

  唉,本仙女能勝任嗎?等等,我明明是又其他要事的!不能將時間浪費在這裡啊。我的任務是去雪皇的宮殿那藍寶石啊。

“木師姐,你們此行也是來找雪皇的宮殿嗎?”

木師姐點瞭點說,她和藍鶴知築基晚期其實有資格去甲、乙級的幻境,但是為瞭照顧師弟師妹,他們才來這個雪皇的幻境。元嬰期的長老也曾來過這個幻境,未檢測到危險級別高的妖獸以及法陣,因此才讓練氣期的小輩來此歷練。而且他們猜測雪皇的宮殿應該是應該是被雪皇毀掉瞭,要不然他們怎麼可能找不出一絲一毫它的痕跡。

“如果是另外分裂的空間也會留下痕跡,但是所有的修士都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木師姐托著下巴,“不過曾經有一個修士說感受到瞭異常強大的能量,但是隻有一瞬間,所以後來自己都否認瞭。”她講話的時候眉頭會皺起來,顯得嚴肅又認真,但是不太聰明的樣子。

“不過那些元嬰期往上的修士都沒有辦法找到宮殿,我們這些修為淺的采采靈藥殺殺妖獸就好瞭。”

在劍宗待瞭半天,藍鶴知就來找我瞭,這下他確實是表現出瞭對我癡迷的模樣,木師姐臉色很難看,但是沒沖任何人發脾氣。她安靜地走開瞭,留下沒心沒肺的藍鶴知還在跟我獻寶樣的掏各種零食。

“為什麼木師姐會喜歡你啊?”

“不知道啊,小時候她挺討厭我的,經常找我麻煩。後來有一次妖獸狂潮,我救瞭她,她就硬要以身相許,我拒絕過很多次,可是說什麼她也不聽。”藍鶴知聳瞭聳肩,一臉無奈的樣子。

“可是我真的不喜歡木師姐,不是說不喜歡她,就是沒有那種感覺。我從小到大都沒那種感覺,看其他師兄師姐戀愛也沒什麼感覺,還不如我練劍有意思。”

“我也不想耽誤她的時間,就求你幫忙瞭。師父說木師姐天賦不錯,要是能心無旁騖地修煉,定能成為劍修中的大能。”他少見的沉默下來,看著白色世界裡那輪幻化而出的月亮,陷入沉思。

“那個月亮,是不是有一點異常?”

什麼是刻板印象?
面部吸脂哪傢醫院做的比較好?
面部吸脂哪傢醫院做的比較好?
RoSH和RoHS的區別在哪裡
教你手工制作孩子們都喜歡的衍紙青蛙,真的是超級可愛!
教你手工制作孩子們都喜歡的衍紙青蛙,真的是超級可愛!
高中化學,人教版高一化學必修一知識點總結,完整版可打印
高中化學,人教版高一化學必修一知識點總結,完整版可打印
馬恩島,移民英國的另一種選擇
馬恩島,移民英國的另一種選擇

0

  1. This post has no comment ye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