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ohigo.com / 0浏览

勾搭直男壯熊の紀實小說–《落幕》18

第十八章

晚上,熊權收拾好衣服褲子,走進衛生間準備沖涼。

站在花灑下面,任由水從自己的頭頂沖下,熊權的腦子裡面卻已經亂成一團。今天下午和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不斷的在腦海裡重放。從一開始自己就要跟著去,到瞭之後基本就是杜月三個人在唱歌,自己則是在一邊自顧自的玩手機;到後來,看見杜月的沉默和失落,自己心中的不爽和難受迫使自己做出瞭玩骰子的決定,然後在自己的骰子中沒有六的前提下,喊出十三個六;再之後,當自己撐在杜月上方做俯臥撐時,內心難以抑制的躁動;到最後自己為瞭保護杜月而導致肌肉超負荷用力,乳酸堆積……

熊權用力甩瞭下頭,試圖理清自己到底是為瞭什麼,為瞭顯擺自己的力量?為瞭討好杜月?還是純粹隻是因為自己覺得好玩?……然而,熊權發現瞭一個更大的問題——手臂肌肉和胸部肌肉乳酸堆積的他,連將手抬起來都費勁,而沖涼洗澡……

“杜月!”衛生間裡傳來瞭熊權的吼聲,著實把杜月和其他舍友嚇瞭一跳。

“怎麼瞭?”杜月走到緊閉的衛生間門前。

“呃……你能進來一下嗎?”衛生間裡傳出來的聲音略帶一些不好意思,所以聲音沒有剛剛大。然而宿舍裡的四個人全都一臉震驚地看著杜月。而此時的杜月也是一臉的懵逼。

“對哦!熊權肌肉拉傷瞭!”第一個幫助解圍的是吳澤耀。

“那是乳酸堆積好吧,肌肉拉傷一般是在劇烈運動的第二天,他那是肌肉超負荷造成的乳酸堆積!”始作俑者刑天一臉正氣的向吳澤耀普及著健身的知識。

“是是是,你最懂!”吳澤耀一臉鄙夷的看著刑天,隨後,其他四個人就開始討論起健身的事情瞭。

杜月感激地看瞭一眼吳澤耀,便打開衛生間的門,進去瞭。

衛生間中霧氣蒸騰,一切都蒙上瞭一層淺白色的絨毛一般。光著身子的熊權和像被施瞭定身咒一樣呆愣在原地的杜月,兩個人就這麼呆站著,四目相對,臉頰微紅,也不知道是被水蒸氣蒸的還是害羞什麼的。

“嘿!看夠瞭嗎……看夠瞭就幫我洗下背。”熊權最先回過神來,說著便轉身背對杜月。

“毛……毛巾呢?”杜月小聲的說著。

“哈?你洗澡用毛巾搓的?不痛咩?直接用手洗就好瞭啦。”熊權有些疑惑的說道。

杜月將水關掉,擠瞭點沐浴露,深吸瞭一口氣,慢慢地將手放在熊權溫暖的背上,緩緩地洗著。熊權的背很結實也很厚實,肉質也是很不錯的,一邊幫著熊權洗背,杜月一邊控制著自己的思維不要想歪。但事實上,最受不瞭的其實是熊權,這是他第一次讓一個男的如此親密的接觸自己的身體,而且……杜月的手真的好嫩……

“呃啊啊!”熊權突然用力地搖頭,渾身一抖,直接把杜月下瞭一大跳,還以為自己做錯瞭什麼或者把熊權弄疼瞭。

“嗯……你繼續……我剛剛在想些事情……”熊權沒有想到自己做思維抑制的時候居然這麼大反應。

杜月一臉看神經病的樣子看著背對著自己的熊權,狠狠地翻瞭個白眼便繼續幫熊權洗背瞭。不過熊權的這一抖倒是讓杜月一開始激起的淡淡燥熱消失瞭。

幫熊權洗完之後,杜月躺到床上,想瞭想今天晚上和鄺洛櫻的對話,感覺現在大傢也應該冷靜下來瞭,便打算用微信和鄺洛櫻緩和一下關系,然而辛辛苦苦打完兩百字之後,屏幕上出現的一行字卻讓杜月的眉頭一緊:

“對方開啟瞭朋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朋友。請先發送朋友驗證請求,對方驗證通過後,才能聊天。”

之後的日子裡,刑天和鄺洛櫻的感情越來越火熱,而因為鄺洛櫻和杜月“絕交”的關系,刑天對杜月則是越來越冷漠,但是需要杜月幫忙的時候卻又表現的很親熱。

這種行為毫無疑問的讓吳澤耀和熊權很看不爽,於是自從鄺洛櫻和刑天正式確立關系時起,全宿舍幾乎都看刑天不順眼。

當然啦,原因並不隻這一個,有因為約會的原因刑天基本不回宿舍沒啥感情的原因;有刑天的生活不健康也很不愛幹凈的原因;有覺得刑天給陳震戴綠帽的原因……總之,刑天在宿舍的地位是一落千丈,而剛開學時還有點喜歡刑天的杜月,則是完全打消瞭這方面的念頭,就連朋友,杜月都不想跟刑天做。

但是,可能是因為杜月對自己大學生涯的裝傻充愣定位和舍友們的寵愛的原因,現在的杜月已經沒有瞭高中時期的果敢,變得習慣委曲求全,有點像個老好人瞭,所以,隻要刑天提什麼要求或者要自己幫什麼忙,杜月基本都是答應的。

大一上學期快要期末考瞭,然而大學的校園裡卻完全沒有高中時的緊張氣氛。搞得想要認真復習的杜月隻得跑到學校的圖書館去復習,而一整個學期都在和鄺洛櫻曖昧不清的刑天為瞭不會掛科,便屁顛屁顛的要求和杜月一起去“預習”。對此杜月倒是沒有什麼所謂,於是也就同意瞭。但到瞭圖書館,杜月就對自己做的這個決定徹徹底底的後悔瞭。

“誒誒!你和劉昱火真的都是喜歡男人的嗎?”

“你們為什麼會喜歡男人啊?”

“是因為肉體嗎?”

“你之前是真的對我有感覺嗎?”

“應該是因為塊頭和身材吧?”

“你們不喜歡大波嗎?揉起來應該是很舒服的呀,你們是不是更喜歡剛硬的東西?”

“你有向傢裡人出櫃嗎?”

“捅屁眼不會痛嗎?”

……

整整三個小時過去瞭,杜月硬是被刑天的各種問題幹擾的沒法看書。

“大哥,明天就要考試瞭,你確定不好好復習一下嗎?”杜月一臉不爽的看著一直在自己耳邊耳語的刑天。

“嘿嘿,就是有點好奇啦~”刑天則是一臉笑嘻嘻的看著杜月。

杜月看著刑天的樣子,開始後悔自己曾經追刑天追得這麼明顯。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隨後拿出手機發瞭條“完全看不進去呀”的朋友圈。

此時,在宿舍裡,熊權正無聊的刷著微博。一抬頭就看見吳澤耀一臉不爽的看著手機。

“怎麼瞭?”熊權的父親是海軍的正團級軍官,退伍後轉成瞭市公安局的副局長,而吳澤耀的父親則是市級檢察院的副檢察長。所以一個學期裡,小時候同在機關大院生活過的熊權和吳澤耀就成瞭形影不離的好兄弟。

“你看瞭杜月的朋友圈嗎?”吳澤耀依舊是一臉不爽。

“沒,我在看微博……”

“你看,杜月說他復習不瞭,我就知道刑天跟著一起去肯定沒啥好事!”吳澤耀把自己的手機遞給熊權。熊權看著杜月發的這一句話,反應倒是沒有吳澤耀那麼大反應。

“沒啥吧,畢竟及格就好。”熊權看瞭看手機又看瞭看吳澤耀。

“你是不是傻的呀!”吳澤耀有些不爽的看著在情感方面呆若木雞的熊權,“刑天和鄺洛櫻在一起,鄺洛櫻在和杜月絕交之後跟刑天更是如膠似漆的。杜月反而同時失去瞭三個關系還可以的朋友,你看不出來裡面有人作梗嗎?”

“三個?”熊權一臉的疑惑。雖說法學不用學高數,但是吳澤耀的數學不至於這樣吧。

“還有一個是鄺洛櫻的前男友。”吳澤耀發覺自己說漏嘴瞭,於是打著哈哈。

“你認識?”

“感覺啦,鄺洛櫻長那樣應該是有前男友的。”吳澤耀盡可能的岔開話題,“總之,我現在去把刑天支開,你去陪杜月好好復習吧。”

“啊?……不去行不行啊……”自從熊權那一次為瞭保護杜月而受傷,又在沖涼房裡和杜月有瞭“親密接觸”之後,熊權一直盡可能的避開任何有可能單獨面對杜月的機會。為什麼?因為老子喜歡女的啊!混蛋!

“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嗎?”吳澤耀一臉審問犯人的表情看著熊權。

“好啦!去就去啦!”熊權經過思想鬥爭後,最終妥協瞭,但是為瞭不讓吳澤耀起疑,又畫蛇添足的說瞭一句,“我隻是懶啦!”

“說到這裡,”對於熊權的最後一句,吳澤耀反而起瞭疑心,“我怎麼感覺自從開學那段時間,就是你乳酸堆積的那一次之後,你好像都在躲著杜月一樣?”

“誰……誰說噠!我們上課下課不都一起去一起回嗎!”熊權有些氣急敗壞。

“哦?是嗎?”吳澤耀學著自己父親訊問涉貪嫌疑人時的表情,頭微微抬高,眼睛瞇成一條線看著熊權,“可是我怎麼發現,在那之前,我們一起上課的時候,你都是坐在杜月旁邊,而在那件事之後你都是要我跟杜月一起坐,而你則是坐我旁邊呢?為什麼中間多出瞭一個我呢?”

熊權被吳澤耀問得一時有點不知如何解釋。

“哦,我知道瞭!你和杜月鬧別扭瞭!”很明顯,吳澤耀的推理能力暫時還沒辦法根據極少的事實來推斷真實的情況,更何況是熊權內心的想法。

“是啦是啦!”熊權內心松瞭一口氣。

【註:本文首發平臺為中國作傢協會-中國作傢網,已通過立項審核,準予公開發表】

【註:本文雖為紀實小說,但角色名均已修改。】

【註:本小說優先發表平臺為微信公眾號-禦寧互聯】

什麼是挑高
列省志——吉林
列省志——吉林
2023年我竟然在茅臺京東自營店買到瞭問題飛天茅臺
2023年我竟然在茅臺京東自營店買到瞭問題飛天茅臺
遊記||巴拉格宗一日遊攻略!
遊記||巴拉格宗一日遊攻略!
聊一聊如何分步驟完成一款立體造型的木作
聊一聊如何分步驟完成一款立體造型的木作
【連載4】天津看房買房攻略之北辰區各版塊、新開熱賣樓盤推薦
【連載4】天津看房買房攻略之北辰區各版塊、新開熱賣樓盤推薦

0

  1. This post has no comment ye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