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ohigo.com / 1浏览

“憋蝦靈”藥過的魚蝦,你敢吃嗎?

被譽為“中國水都”的湖北省丹江口市,水域面積廣闊,水產資源豐富,丹江口水庫是我國“南水北調”工程的源頭。

圖/丹江口水庫(綠發會志願者提供)

近日,多名志願者連續向中國綠發會研究室反映,丹江口水庫附近頻頻有不良釣魚人借助可疑藥水釣魚或捕蝦。屬於此類藥物的有“憋蝦靈”、“蝦上岸”、“蝦公散”、“龍蝦恨”、“空手抓蝦”等,該類藥疑為殺蟲劑。而這裡同時也是農夫山泉在湖北丹江口市的取水口之一。

志願者墨村(化名)表示,他曾多次目睹釣魚人將捕蝦藥倒在小石頭上,之後投入水庫中,整個過程隻需短短幾秒。“蝦子好像是無法呼吸,會集體往岸上跳”,而不少釣魚人會“把蝦子毒死,吸引魚來搶食然後釣魚,破壞性很厲害”。然而,該類藥水散發出令人無法忽視的“農藥味”,濃烈難聞,通常距離3-5米即可聞到,用量大的時候,味道甚至可飄至7-8米遠。而捕蝦藥用後,水面會出現一層“奶白色、油脂狀的物質”。

事實上,不僅墨村和其他志願者知道下藥捕蝦的人存在,水庫邊生活的居民也都知道,他們將這類用藥捕魚蝦的人,叫做“藥師傅”。“現在水庫這一帶修瞭高速路,很多人就是開著車突然停下來,偷偷下到水庫邊下藥,如果下藥得逞,捕到的魚蝦就帶袋上車拉走”,“他們是遊擊作戰,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很難抓到現行證據,沒有什麼好方法制止”,志願者稱,夏天時“藥師傅”更多,滿湖汊都是,主要集中在淅川縣和丹江口市這一帶,成天在水庫邊晃,拎著個罐罐,是他們的標準裝備。

志願者阿軍(化名)證實,水庫周邊用藥的情況很普通,除瞭存心偷捕的“藥師傅”外,這幾年很多釣魚人也在使用蝦藥釣魚,“主要是針對丹江口水庫翹嘴鲌、紅尾巴(來下藥的),這兩種魚發現有蝦(跳)起來後會瘋狂搶食”。據他觀察發現,“若使用一次蝦藥,此地至少半月內無魚,他們會再次換地方用此方法釣魚”。“然而,丹江口水庫既是南水北調的源頭、又是農夫山泉的取水處,還直接關系到下遊老河口市和襄陽市數百萬人的飲用水安全,這些下藥的釣/捕魚人的行為太可恨瞭”,他憤慨補充。為此,他曾多次與其他志願者蹲守在丹江口水庫,並要求當地市場監管局對“憋蝦靈”等下藥現象嚴查,但未能引起有關部門重視。

同時,志願者反映,“丹江口這邊的蝦藥,隨便都能買到,走進街上任何一傢漁具店,都有”。2月8日上午,幾名志願者在丹江口市的一傢魚店詢問“憋蝦靈”之類的藥,甚至找到瞭一種直接名“敵殺死”的殺蟲劑,其主要成分為溴氰菊酯。在當地人眼裡,這也是一種常見的蝦藥。事實上,溴氰菊酯也是有機化合物,是菊酯類殺蟲劑中對蟲類毒力最高的一種,具有觸殺和胃毒作用,對魚和蜜蜂劇毒。早在2017年10月,在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癥研究機構公佈的致癌物清單初步整理參考中,溴氰菊酯即已被列在3類致癌物清單中。

圖/綠發會志願者提供

“有些店不給賣,那是不放心,隻有熟人他才賣,但這種藥店裡都有”,志願者稱,一瓶80毫升的藥,成本不到20塊錢,投入水庫後,藥死的魚蝦一次能有上百斤甚至數百斤,以翹嘴鲌為例,不足一斤重的十幾元一斤,超過一斤重的則為28-38元一斤,一次獲利幾百元甚至上千元,所以才不斷有人肆無忌憚往水庫拋投蝦藥。“我們也曾建議職能部門對售賣蝦藥的漁具店給予嚴厲打擊,甚至吊銷執照,但轉頭又發現電商平臺到處也有得賣……”,這種情形讓志願者很為難。

通過志願者們的反映,綠會研究室在淘寶、京東、拼多多等各大電商平臺查找,發現均能輕易找到這種“憋蝦靈”類藥物。名字五花八門,有叫“蝦上岸”的、也有叫“空手抓蝦”、“蝦藥”、“蝦公散”、“捕蝦神器”等等,甚至有的蝦藥還特別註明瞭適用各種水域。

圖/某寶“憋蝦靈”圖/某寶“憋蝦靈”外包裝

以“憋蝦靈”為例:據某寶賣傢描述,該產品“對各種水生農作物池內的龍蝦、麻蝦、豐蝦、螞蝗等有很強的滅殺作用”,導致蝦類“在短時間內缺氧”,並於30分鐘左右自動紛紛“蹦”到岸邊或岸上,進而使蝦類從水中“一掃光”。根據產品介紹,“憋蝦靈”可用於消殺蝦類。表面看,該產品的研發初衷是為驅趕“水生農作物池內”的蝦類,進而保護水生農作物免受蝦類侵害。然而,某寶等電商賣傢在產品介紹中,同樣暗示瞭“憋蝦靈”用於捕河蝦的可能性。此外,某寶賣傢表示,“憋蝦靈”藥過、甚至藥死的蝦仍可食用。

圖/某寶“憋蝦靈”產品介紹第四項

可是,“憋蝦靈”藥過的魚蝦真的可以吃嗎?

經瞭解,“憋蝦靈”是一種主要成分為“殺滅菊酯”(又稱氰戊菊酯)和“氯氰菊酯”的殺蟲劑,跟溴氰菊酯一樣,同屬中等毒性的有機化合物,其危險標記 15(有害品,遠離食品)。這種藥的毒性反應,主要表現為對中樞神經系統癥狀為主,同時對肝、腎也有損害。人中毒時,會引起嘔吐、流涎、神經過敏,嚴重時震顫以及全身痙攣。2019版農業農村部公佈的《禁限用農藥》中,明確規定:殺滅菊酯(又稱氰戊菊酯)禁用於茶葉。同時,有關食品類的國標GB8321.4-93中,對殺滅菊酯的農藥最高殘留量標準,明確規定葉類等殘留量小於 0.5mg/kg、果類菜、水果等限定為小於0.2mg/kg、根塊類菜限定為小於0.05mg/kg(根塊類菜);對氯氰菊酯亦有類似規定。那麼,人去食用被“憋蝦靈”等藥物藥上來的魚蝦,有人去測過準確含量嗎?

事實上,某寶賣傢在其產品使用註意事項中也曾強調,該藥“不能與堿性藥物混用”,“使用過程中避免藥物濺到皮膚和眼鏡中,如有濺入應立即用清水清洗”,以及“切記一定要放於兒童接觸不到的地方,以防誤食”。提醒背後,正是由於這種藥物是有毒的有機化合物使然,而化學品對人體的損害,通常具有累積效應。

從對生態環境的影響來看,此類藥物大量在水體使用,毫無疑問也會對當地的水生態系統帶來極大影響。一方面,蝦類會因為“憋蝦靈”死亡,而誤食瞭蝦類的其他生物,即便存活,其體內也必然會留有“憋蝦靈”等藥物殘餘,食物鏈後端的人也自然都是受害者;另一方面,蝦類種群下降,必然也導致以蝦為食物的其他水生生物種群下降,甚至滅絕,水生生物多樣性將受到威脅。而同樣不可忽視的是,水資源也必同時受到瞭污染。

來自中國水產某研究院的劉老師向綠會研究室透露,他曾於2020年11月在丹江口督察,期間收到許多漁民對於“憋蝦靈”等藥的反映。

“結合漁民的反映和我個人的理解,我認為在長江禁捕背景及相關休閑垂釣的規范之下,這個藥是不允許用的,這屬於生產性垂釣性質;其次,據漁民反映,這種藥的副作用非常大,雖然釣魚者目的是垂釣或地籠中誘蝦,但它通過毒理和化學作用,把水中的其它幾乎所有的水生生物都毒翻(死)瞭,生態上也應該禁止;第三,現在這個應用面還是很大的,去潛江、荊門等禁捕調研時,漁民們也經常反映這個問題,不僅垂釣者,偷捕者也用”,對此,劉老師建議,各地應該高度重視“憋蝦靈”一類藥物的濫用現象,盡快由各地市場工商牽頭,並協同工商、公安、農業執法等部門對此現象進行協同查處,以保護環境和生物多樣性。

文/ Tinny 審/ 橡樹 責編/apple

同工同酬!昆明經濟技術開發區招聘教師182人
選調生總結2022.6.27 褪去“書生氣”,沾滿“泥土香”
選調生總結2022.6.27 褪去“書生氣”,沾滿“泥土香”
4000字深度剖析 | “一書三證”的前世今生
4000字深度剖析 | “一書三證”的前世今生
我的傢庭史
瓢蟲
瓢蟲
谷神不死——牛匕·《老子》古典新解

0

  1. This post has no comment ye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