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ohigo.com / 0浏览

回龍觀醫院

[cp]回龍觀醫院,是我經歷的最不要臉最沒操守的醫院,他們收治正常人。裡面住的大多瘋子,我一個正常人在裡面被各種過度治療,我每天吃利培酮6克和阿立哌挫20a還有各種輔助的什麼藥,每次都一把一把的吃藥。這個藥劑量就是給瘋子吃的,而我神志比他們醫院任何人都正常。還多開安眠藥,我吃過兩天,可是他們給我算四天,我在回龍觀醫院時候前兩個星期不讓參加任何活動,兩周之後可以有一個半小時小治療時間,有時候我還沒有做,但是我看我收費單子上一些莫名其妙治療的項目七七八八加起來上百次。很多我根本沒有做過。他們昧著良心收治正常人,兩頭騙,跟我媽說我瘋的很厲害。他們知道我是受冤枉進的瘋人院,大夫護士都騎在頭上想拉屎。在醫院裡面全部密封空間,他們用各種下作手段想逼我發瘋。被關瘋人院的人,說什麼都沒用。人們會疑問,正常人為什麼會進那裡去?有社會經驗的人會知道一定是身邊出現黑洞才會被精神病,周邊關系塌方,墻倒眾人推等等悲催用詞都是被精神病人的生活縮影。而這些被精神病的人下場都不會好,誰有能力掙脫黑洞呢?現在還有人說我騙保,真是下作。我傢不富裕也不至於騙醫保!

今年被樓上女人敲詐,她傢半夜挪傢具扔東西壓床還有很重的腳步聲我忍瞭十年,他們還不承認是他們幹的,她帶著不同男男女女多次踹我傢門,騙我說報警調節時候說我打她,警察跟說我,她說我打瞭她兩下,我被裡裡外外調查,三月十二號我被騙松園派廁所,說是調節,但是那個騷逼根本沒有來。如果當天我把手機交給松園派出所的警察,我那天就別想出來瞭。我媽被大老遠從內蒙叫過來,我告訴他們我媽心臟不好高血壓,有警察給我媽打電話讓她爬也得爬到松園派出所那個架勢就像我殺人瞭一樣,我媽在去松園派出所路上吃瞭一把速效救心丸,在地鐵外的椅子上躺瞭半個小時才緩過來。那樓上女人一會說打兩下要兩千,一會說打三下要三千。那幾個警察全體失憶,或者失智,不能分析出來她不停加價背後動機。

我當然不會讓一個毫無廉恥是非顛倒的人敲詐,警察給我父母念我微博,就是要他們說我瘋瞭,送瘋人院。三月十三號開始那女人說她不敢上班,怕我打她,我三月十二被警察騙派出所說那女人也在要給我們調節那天,她根本沒去,我在三月十三號號早上要拍下她在傢的視頻。我聽到那個女人模仿我做瑜伽吼的哦發音(我練得瑜伽就是發聲的歐美國傢喜歡那種,松園派廁所李易峰沒見過,通過這個還覺得我胡說,他應該多見點世面吧土鱉!還有樓上臭賣逼的模仿發聲,她其實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東施效顰都不配的土逼賣逼貨!),還有男人漱口聲,男人打電話說她在錄像。警察過來各種串供,還讓我們小區老頭老太太看著我還要叫社區醫院的過來。樓下北京老太太看到我就說我是騷逼,我社會關系簡單到隻有我一個人在傢,怎麼是騷逼,我幹什麼瞭?那個老太太才是騷逼!樓上女人其實三月十四號就上班瞭,那女人說她三月二十六號去做CT醫生讓休息。她自己把腦袋撞瞭會不會去做CT。我真是沒有打她,就算打她兩個或者三個她自己都說不清的嘴巴子,她時隔十幾天做CT?而且CT我一直沒有看到,隻有個應該交單位,但是交給派出所的請假條。當時就有警察叫囂要拘留我,警察判斷力都喪失真是讓人害怕。那個敲詐我的臭賣逼是北京人,在昌平可能認識警察?我全盤被警察針對!我才知道納稅人養的公仆,其實是唯恐天下不亂,他們自己不要失業的攪屎棍!如果我有一點問題他們一定會無限放大,我是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他們對樓上那個女人的各種偏袒幫著敲詐我。我父母被叫過去七八次瞭解情況,他們都不在場瞭解什麼?我到底瘋沒瘋?逼著我父母把我送瘋人院。

四月九號我被騙回龍觀醫院,收治我的大夫說我思維清晰邏輯合理,但是因為我沒有收入,她尊重我父母意見,讓我住院。她連醫院是病人帶的地方這個基本概念都沒有,醫風醫德這種高尚東西就更別提瞭。

醫院住院當天於什麼瑾就問我微博號,我現在還有個護士粉絲呢。看我微博當時有一些我看病過程的視頻和對話,發現我喜歡整理東西就說我有強迫癥,然後設計洗面奶和一個護工拿錯,那個護工那天妝都畫好瞭,說她沒有洗臉,我讓她用我的洗面奶就被人說強迫她洗臉,我當晚就被加藥,不到一周我就被各種設計加藥到兩克利培酮,那個藥劑量是胡言亂語沒有判斷力的瘋子的藥劑量。後來被各種設計,我最後牙刷被人用瞭,我都不敢說瞭。瘋人院裡那些人多臟,護工打病人下手多重。回龍觀醫院檢查時候的視頻,我都藏起來瞭,出於善良覺得他們是沒有操守的人渣大夫,但是也不能讓他們沒飯吃吧。今年六月份七月份左右就藏起來瞭然後他們就恬不知恥當瞭神醫瞭。太下作瞭!還有讓這些忽視人性的人有飯吃,我當時真的被治傻瞭,那些藥損害大腦神經,對各個器官都有傷害。我的頸椎皮膚在吃瞭那些藥以後到現在都問題不斷。這是能看出來的,內臟也會不識的疼一會,提醒我他們被傷害過。

我被治瞭25天,我媽把我接出來,又開瞭三百多片藥讓我吃。然後我爸不讓我發微博,說我精神病擾的四鄰不安,這麼黑白顛倒我當然不服,我發微博被我爸慘打。

怎麼在被精神病後證明自己正常,有人會打官司,我最最痛苦時候也想到打官司,但是把這種證明權力外移是要有運氣的。比如你遇到一個秉公執法或者和你秉性相投的法官。如果你說什麼她不愛聽的,他就會疑問是不是真瘋瞭,我沒有準備太多別人愛聽的話。或者說我不擅長說別人愛聽的。期間會發生什麼也都不可預測,說不定我爸被施壓後又惱羞成怒把我送瘋人院瞭。我要規避這種風險。

2018真是成長的一年,看清各色人臉後,希望我繼續快樂繼續善良!也希望壞人遭報應,被天譴![/cp]

本科碩士學年課程論文如何寫?幹貨來瞭快來收藏!
錢存放在餘額寶裡面,真的安全嗎?內行人說出答案
錢存放在餘額寶裡面,真的安全嗎?內行人說出答案
編碼日志 | 這些疾病該如何編碼?快來學習!
不小心刪除微信APP,重新安裝後聊天記錄怎麼恢復?
不小心刪除微信APP,重新安裝後聊天記錄怎麼恢復?
會銷模式之品鑒會模式的詳細解讀
會銷模式之品鑒會模式的詳細解讀
什麼是超融合服務器

0

  1. This post has no comment ye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